ezwlu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下 起點-第一百四十一章我如此的慚愧分享-mto8j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我如此的惭愧
御气封天 醉橘子
“徐五想的儿子徐天恩去海上杀海盗去了。”
韩陵山看完手中的密报,皱着眉头对洪承畴道。
逆天魔道
洪承畴窝在一张宽大的椅子里似乎在睡觉,眼皮都没有抬,似乎韩陵山说的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长嘴岛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过了许久,洪承畴的声音才从他浓密的胡须里传出来。
“陛下不允许我们在大明的本土发展个人势力的心愿,已经昭然若揭。”
“陛下希望我们能够成为大明本土屏藩之心也已经昭然若揭。”
“陛下希望我们埋骨海外之心已然昭然若揭。”
“陛下扶持大明本土在未来吞并我们之心已然昭然若揭。”
七劍十三俠 唐蕓洲
“陛下杀死贵族,勋族,大族之心已然昭然若揭。”
“这是陛下给我们这些人唯一的一条活路。”
“我等这些人已经被陛下视为异类!”
洪承畴要嘛不说话,一开口说话,话语就如同草原上的大火熊熊燃烧。
韩陵山冷笑一声道:“我们本身就是异类!如果百姓是一群羔羊,我们就是虎豹,如果百姓是一群鸟雀,我们就是兀鹫,如果百姓是一群小鱼,我们就是海中的巨鲨。
既然是异类,那就分开。
羔羊与鸟雀,小鱼为伍,我们就与虎豹,兀鹫,巨鲨为伍。”
洪承畴仰面朝天哀叹一声道:“何其不公也。”
韩陵山道:“你能活到现在,已经是陛下仁慈了。”
洪承畴道:“你也一样!”
韩陵山嘿嘿笑道:“我不同。”
洪承畴道:“哪里不同?”
韩陵山大笑道:“我能跑!”
说完之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
明明是一件极为悲伤的事情,此时说出来竟然有无穷的乐趣。
笑的时间长了,洪承畴就不停地咳嗽了起来,好半晌才平息了气息。
“民智未开,所以陛下就要把我等开智之人全部驱逐出去,是这个道理吧?”
契約新娘:霸道總裁頑劣妻 薔薇婲落
“以前我屠戮过一个寺庙,寺庙里的那个方丈说的话很有意思,他说,新朝开始屠僧,便是末法时代来临了。
我问他,何为末法时代?
他说:道德沦丧,失去正义,坑蒙拐骗,奸淫掳掠,贫者举刀求活,富者结城自保,佛法被毁,道法不存,战火起,生态灭,僧道遁世,野兽下山,狐妖坐堂,妖魔横行,三界动荡,魔界三维之门大开,阴阳子母两界失去平衡,域外天魔蛊惑人心,杀伐时代来临,便是末法时代。
我问他:如果我不杀他,是否就能避开末法。
那个老僧说:末法时代来临的第一个标志便是信佛者死绝,越是崇信佛者,死的越快。
我问他:何解?
老僧说:因为那是神魔的世界,神魔的世界不允许有佛存在。
然,没有佛的世界,恰恰是佛陀漫天的世界,无数双悲悯的眼睛俯视苍生,看他们杀戮,看他们步入毁灭。
没了佛陀,神魔以魔治魔,杀戮不绝,血海滔天,终将趋于毁灭。
神魔毁灭人世之后,春草复生,百花盛开,世间重归混沌,无善,无恶,此为佛陀境。
后佛陀出,社会清明,百姓乐业,四海升平!三界安稳,神魔归位!”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些人是末法时代的佛陀?”
“别高看自己,我们就是一群崇信佛陀者。”
洪承畴喝了一杯酒点点头道:“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对了你把哪座名山上的高僧给杀了?”
韩陵山道:“弥勒寺里的不动明王。”
“哦,弥勒教啊——”
“虽然是邪教,可是这一番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就跟这位不动明王菩萨的肉身交谈了两天,他最后没有度化我,被我杀了全寺的和尚,烧了他们的寺庙。
不动明王菩萨的肉身在火焰中诅咒我不得好死,弥勒一定会降下惩罚。
我又在废墟中停留了三天,没见到弥勒,也没有天罚降下,只有春雨霏霏,桃花盛开。”
洪承畴笑道:“你告诉我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韩陵山大笑道:“身为一个早就把身家性命都搬迁到海上的洪承畴来说,再用这么悲愤的话语攻击陛下你觉得合适吗?”
洪承畴笑道:“我死之后总要埋进祖坟的,我在为我的尸体说话,不是为我的性命说话,性命在海上自由自在,尸体在棺椁中腐烂发臭,你难道不觉得这很相宜吗?”
“陛下其实很希望你能去遥州为相,可是你呢,躲在广州装病,没办法,陛下只好请动史可法,虽然此人也是很好的人选,但是我知道,陛下一直在等你自告奋勇呢。”
洪承畴见韩陵山开始说心里话了,就叹息一声道;“我选择不去遥州,与朝政没有半分关系,甚至没有做利弊平衡的思考,我之所以不去遥州,除过遥州地域偏僻之外,再无其它原因。
我老了,已经没有了手足胼胝,衣衫褴褛开辟新世界的雄心壮志了。
非常提督
如你所见,你面前的就是一介老朽匹夫,一个喜欢享受醇酒美人的老匹夫。”
韩陵山点点头道:“也是,这个天下之所以能够平定,有你的一份功劳,现在,你要躺在功劳簿上享受也是理所当然。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享受,那就享受到底,别享受到半路突然又起一个平什么,灭什么,造什么的奇怪心思,那就不好了。”
洪承畴笑而不语。
只是在韩陵山起身告辞的时候像是自言自语的道:“你真的确定皇帝不杀你?”
韩陵山停下脚步看着青天道:“我相信这天是青天,我相信火是热的,我相信累了就该睡觉,睡着了天明时分还能睁眼,而阳光依旧灿烂。”
说罢,就大踏步的离开了洪承畴的官邸。
他在馆驿等待了三天。
第四天的时候,他拿到了洪承畴的乞骸骨的奏折,在见到奏折之后,他第一时间就从怀里掏出一方皇帝印玺,在印玺上重重的呵一口水汽,然后就重重的将印玺盖在洪承畴乞骸骨的奏折上。
瞅着眼前这份加盖了红艳艳的印章的奏折,韩陵山就换上自己的官服,手捧着一道明黄色的圣旨,带着广州府的十二个官员,再一次踏进洪承畴的官邸宣读旨意。
中华十年二月初七,洪承畴以国相府第一副国相的身份告老还乡,皇帝劝留三次,洪承畴乞骸骨之心坚不可摧,皇帝遂许之。
皇帝有感洪承畴为大明戎马半生,功勋卓著,赐爵海宁公,户三千,土,一千里……
“我以为怎么样也该是明年秋日以后的事情。”
在洪承畴设置的感谢天使韩陵山的宴席上,洪承畴郁闷至极的对韩陵山道。
韩陵山见书房中只有他们两人,就从怀里掏出皇帝印玺在洪承畴的眼前晃一下,马上收回怀里。
“就如此的亟不可待吗?”
“陛下心急如焚,生怕你不能有一个好结果。”
“你执掌皇帝印玺这是僭越啊,烈火烹油之下,你就不怕身死道消?”
“没有这种感觉,毕竟,陛下将印玺丢给我的时候,他正在烧火熬香。”
“你对云昭就如此的信任吗?”
“他既然如此信任我,我为何不能同样的信任他呢?”
“唉,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
韩陵山阴郁的瞅着洪承畴道:“你让我又想起那个不动明王了。”
洪承畴郁闷的低下头轻声道:“千里之土就不能在安南吗?”
韩陵山摇摇头道:“不能,陛下刚刚按照国相府的文书任命了新的安南府知府。”
“暹罗呢?”
緋聞
“很巧,暹罗府知府的任命也刚刚通过代表大会。”
“马六甲没有老夫的份是吧?”
韩陵山喝了一口酒站起身道:“我要是你,这时候就该带上你在安南纳的二十六个姬妾,收的十一个干儿子,购买的一万一千四百二十七个家奴去你洪氏家族打造了六年的海宁岛生活,并且开发海岛。”
“海宁岛在马六甲之外,不是一个好的存身之地!”
“也不错,距离印度很近,方便你做生意。”
“你们这样对待一个老臣,就不觉得惭愧吗?”
“确实有些惭愧,我原本向陛下进言杀了你,结果,陛下沉思良久之后还是拒绝了我的建议,这让我觉得很惭愧,我当初如果向陛下谏言杀你全家,陛下可能会退而求其次,只杀你。”
“孙传庭跟我一般下场吗?”
“不一样,人家老孙也乞骸骨了,不过,人家进代表大会的主席团了。”
“是他出卖了老夫?”
“不是,人家没看你的信,直接丢火盆里烧掉了。”
洪承畴长叹一声道:“都是聪明人啊。”
韩陵山皱眉道:“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问洪先生,你收了十一个安南人当义子,到底要干什么?”
洪承畴笑道:“因为金虎不肯当我的义子,只好收一点有用的人,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朱媺倬成了我的义女,现在,你准备杀掉朱媺倬吗?
还有,朱明旧皇族里的六个家族也暗中追随我了,你是不是也准备一起杀掉?”
將軍懷裏正好眠
韩陵山默不作声。
洪承畴点点头道:“看来是要杀掉的。”
韩陵山摇摇头道:“陛下没有你想的那么险恶,那些人现如今正在开发海岛呢。”
末日東京 郎裏個浪
“云昭会如此短视且仁慈?”
韩陵山看着窗外的大海道:“不足五百人,要在炎热的赤道上开发一座海岛,中兴朱明,就连我都不得不佩服朱媺婥的雄心壮志。
不过,她看起来很绝望,上岛之前,把她的女儿交给了金虎将军抚养。”
洪承畴低头沉思片刻,一口喝完杯中酒,坐直了身子道:“来吧!”
韩陵山咬着牙道:“这就是我最不明白的一点,陛下似乎忘记了下达对你的格杀令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