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第1201章 沒認出來閲讀


重生之鉅變
小說推薦重生之鉅變重生之巨变
周仁说他从凉城回来之后请胡铭晨吃饭,他真的兑现了承诺。
不过周仁是第三天才打电话请的胡铭晨。
周仁成功了,请客,胡铭晨是不会拒绝的,周仁他安排的吃饭地点是在距离朗州师范大学不元的帕顿酒店。
帕顿酒店是一家四星级的涉外酒店,就为于朗州是的市中心最繁华地段上。虽然这家酒店的级别只是四星,但是其各方面的设施以及服务,其实不输五星级大酒店,二十二层高的酒店大楼就耸立在市中区的喷泉旁边,楼下就是繁华的中华路。
胡铭晨是由方国平开车将他送过去的,不过方国平并没有与胡铭晨一起出现,在胡铭晨下车之后,方国平就将车停在了停车场,然后就去酒店大堂找了个沙发坐下来等候。
现在有人要对付胡铭晨,要对胡铭晨有所不利,因此方国平对胡铭晨的安全不敢掉以轻心。
胡铭晨并没有让周仁迎接他,周仁毕竟要与王婷结婚了,再加上人家又是老师,胡铭晨作为个小兄弟,可不能那么拿大。
優秀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 愛下-第1201章 沒認出來看書
按照周仁给胡铭晨的信息,他们这次吃饭的地点是在帕顿酒店二楼餐厅的208方间。胡铭晨顺着金碧辉煌的旋转楼梯就爬上去,只是,他还没去到208方间,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胡铭晨刚要找一个服务员问一下208包间是在哪里,让人家指点一下,免得自己挨着一个方间一个房间的去找,可就在他要问那个身穿红色制服的服务员时,龙国宾陪着两个人从旁边走了过来。
那两个人肿的一个很有领导的派头,答复便便,背着个手,白衬衫黑裤子,后面还跟着一个提着公文包的三十来岁男子,这男子一看就是那种秘书的角色。
看到龙国宾的时候,胡铭晨愣了一下,不过龙国宾只顾着陪那位领导点头哈腰的说话,因此没注意到胡铭晨。
当然了,就算时他看到,估计也未必就能一眼认出胡铭晨。毕竟胡铭晨这几年的变化还是很大的,年龄增长了几岁,身上的成熟度也与搞市府土地拍卖那会儿完全不同。
“王行长,您说的在理,就是您说的那个意思,您放心,您的指示,我们一定没有问题,包管货真价实的落到实处。”龙国宾走过胡铭晨身边的时候,对那位领导弓着身道。
王行长?从这样的一个称呼上,胡铭晨就分析,这应该是一位银行的行长。除了银行系统,其他单位极少会有如此的称呼。
而且目前龙国宾最大的困难就是解决资金断流的问题,那么这节骨眼上陪着一位银行的行长,就再正常不过。
这位王行长是省城GS银行的副行长而已,并不是什么一把手。不过人家就算是副行长,也是很有话语权的,要是龙国宾疏通了他的关系,从他那里弄到一些资金就不会是难事。
“龙总啊,你是晓得的,现在国家对于信贷资金管理很严,这段时间正在做收紧的检查,我能帮的一定帮,不过,我们程序要是要走好。”那位龙行长颐指气使的道。
“是,是,是……”龙国宾一叠声的点头道,不过他倏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胡铭晨那边去。
见龙国宾停下脚步转身,胡铭晨还以为是那老东西认出了自己。只不过胡铭晨想错了,人家还没认出他来呢。
“喂,你这服务员怎么回事,咋个就没点眼力见,看到我们来,还不给我们引路?”龙国宾原来是对那位服务员发火。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先生,请问你们是要去……”帕顿酒店里面服务员的业务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明明是被误会和冤枉,可是人家并没有什么火气,反而是道歉和主动询问。
“我们预定的209房间,还不赶紧过来带路。”龙国宾刚才对那王行长,那是如沐春风,可是面对人家一个酒店服务员的时候,就变成了颐指气使的命令。
“好的,先生,我马上给你们引路,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抱歉,我能先给几位先生服务吗?”服务员回应了龙国宾之后,就礼貌肿带着歉意对胡铭晨道。
“呵呵,不要紧,我就是去208房间而已,你正好可以一箭双雕,我跟着就是了。”胡铭晨轻声笑道。
“哦,那就再好不过了,您请,这边请……三位先生,209房间再这边,请随我来。”服务员向胡铭晨延了一下手之后,就快步走到龙国宾他们的跟前,向他们侧身延手道。
一开始龙国宾确实是没有到胡铭晨,不过当那服务员与胡铭晨对话的时候,他要是再看不见,那就眼瞎了。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鉅變笔趣-第1201章 沒認出來鑒賞
只是,龙国宾就只觉得胡铭晨面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可一时间他又想不起来。
“龙总…….”那位王行长已经走了两步,龙国宾还没有动,王行长的秘书就小声的提醒了龙国宾一句。
醒悟过来的龙国宾赶紧撇下胡铭晨,他今天的目的是搞定王行长,好从他那里弄几个亿的钱来周转一下。所以王行长才是今天的重点,至于胡铭晨,想不起来就不想了,也不是非要知道他是谁不可。
胡铭晨面带微笑的就跟在他们几个的后头,他脸上挂着笑吟吟的笑意。
刚刚龙国宾的眼神落到胡铭晨的身上,胡铭晨是很明显感受到了的,没想到他居然想不起自己是谁,让胡铭晨觉得有点点小意思。
209房间和208房间是紧挨着的,只是208房间要靠里一些,那边的窗户会更大。所以,是龙国宾陪着王行长他们先进了209房间,胡铭晨才去推了208房间的厚实木门。
只不过龙国宾在进屋的时候,刻意的落后了一点点,像是尊重王行长,让他走在前面,其实,龙国宾是为了扭头再看胡铭晨一眼。
一个面熟的人,偏偏想不起是谁,是在哪里见过,不管是谁,心里面总是会怀着疑惑和好奇的,就是想搞清楚。
龙国宾他一扭头,恰好看到胡铭晨推开208的房门,而王行长的秘书本身也是落后一个身子的,因此龙国宾向后看的时候,他也跟着看了一眼,虽然不晓得龙国宾到底是在看什么。
“你是胡先生吧?快请进,快请进,周行长一家已经在等你了。”胡铭晨刚把门推开,就冒出了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这个人胡铭晨并不认识,不过他能认出自己,说明胡铭晨并没有进错房间。
“谢谢……”胡铭晨刚刚道谢一声,周仁就在那人的身后冒了出来。
“小晨,快来,快进来……黄哥,刻意安排他们上菜了。”周仁先招呼了胡铭晨两句,随即又为给胡铭晨打开门的那位斯文男子道。
那位黄哥点了点头,就出门去对那位还在门外的服务员说着什么。
胡铭晨错开周仁的身子,看到那边的大圆桌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一对很有气质的夫妇。
男的约莫五十几岁,脸上看起来与周仁有三分相像,也是白衬衫黑裤子,不过这位的身形并不胖,甚至还有些偏瘦。旁边那位女士很是端庄,一身牡丹红的旗袍,脖子上挂着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头发盘成一个成熟庄重的发髻,脸上的容貌很好,看得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为迷人的美人胚子。
“小晨,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父亲,那位是我的母亲,爸妈,他就是小晨,我的婚姻问题能够解决,真应该感谢他。”周仁将胡铭晨引到桌边,给他们双方做一个简单的介绍道。
“伯父好,伯母好。”不管人家是什么身份,就凭他们是周仁的父母,那就是胡铭晨的长辈,胡铭晨要保持一个基本的礼貌,所以就微微躬身礼貌的问候道。
“哈哈,不必客气,快请过来做,今天我们是为了感谢你的呢。”周仁的父亲站起来,冲胡铭晨招了招手,笑眯眯的道。
“这娃子生得好俊俏,呵呵,听说还是朗州大学的大学生。”周仁的妈妈也笑看着胡铭晨道。
“谢谢伯父伯母,是的,我还在朗州大学上学。”胡铭晨又谦逊的道了声谢道。
寒暄过后,胡铭晨就坐在了周仁和他父亲的中间,那位黄哥在门外交代了一下之后,回来对周仁的父亲说了两句就拉开门再次出去了,似乎没有要与胡铭晨他们一同进餐的意思。
“小仁,你看看,你还是老师,还比小晨大不少,我觉得你该感到汗颜,居然自己的婚姻大事,还需要小晨的鼓励和帮忙,呵呵,这孩子,真的是越看越喜欢。”周仁的父亲拿周仁开了个玩笑道。
胡铭晨心里面有点忍俊不禁,小仁,小人,这周先生真是的,给自己儿子取了那么个名字,就别这么喊了嘛。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在骂人呢,容易给人产生误会。
同时胡铭晨也没有想到,周仁请他吃饭,会连他的父母都出动了,由此可见人家是多么的重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