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討封相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泥头车可还行。”
刘星拍了拍李寒星的肩膀,笑着说道:“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来一招以毒攻毒,用声波武器来对付这些家伙。”
“对啊,我怎么把那些东西给忘记了。”
李寒星一拍大腿,便动身前往了农场中的仓库,因为那里有一些所谓的“声波武器”,当然也可以称其为泽田弥音在中学时期的“手工作品”,虽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喇叭,但是在泽田弥音的超级魔改下,它已经可以发出人耳所不能听见的超声波。
人如果长时间处于超声波的影响范围之内,身体还是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比如恶心呕吐等等,甚至是一些永久损伤;至于读中学的泽田弥音为什么会发明这个,主要还是因为学校的大树上经常会聚集大量的飞鸟在那叽叽喳喳,所以被吵的心烦的泽田弥音就想到了用超声波驱鸟,结果效果拔群。
在中学毕业之后,这些“声波武器”就被泽田弥音给束之高阁了,而在刘星等人决定前往名古屋的时候,泽田弥音就把这些“声波武器”和其他零零碎碎的小发明给一起打包送了过来,因为她觉得这些东西在某些时候是可以起到奇效。
在李寒星离开之后,刘星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接手堺昌家的集团了,至于堺昌知等人此时更是跃跃欲试,恨不得马上就开车过去。
为了保险起见,刘星昨天晚上就安排了人手去监视堺昌家的集团大楼,以确定镰仓家的人有没有真的离开。
从目前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镰仓盛还是挺老实的让手下人都离开了集团大楼,而且也没有安排新的人手进入,不过堺梅子现在还在集团大楼里没有出来。
“我听说堺梅子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但是那些堺梅子的人在知道堺梅子可能要跑路后,他们都在劝说堺梅子留下来继续对付我,因为我上位之后肯定会将他们都开除。”
堺昌知冷笑一声,继续说道:“看来这些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在离开了堺梅子之后什么都不是,所以现在就费尽心思的想要堺梅子留下来;不过这堺梅子的态度也有些奇怪,按理来说她在接到了镰仓盛的命令之后,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集团大楼,但是她现在却有一点想留下来的意思。”
“这也很正常,镰仓盛的背后虽然是镰仓家,但是他本身就只是一个只会败家的二世祖,所以堺梅子之所以愿意为他效力,其主要原因可能还是为了那一个字——钱,因此现在的堺梅子可能还想要赌一把,赌自己在没有镰仓盛的帮助下就能够应付如今的局面;当然了,我想镰仓盛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对于这件事情也是不太甘心的,所以镰仓盛可能会默许堺梅子这么做。”
刘星喝着热茶,笑着说道:“这样就不是镰仓家和我们泽田家的矛盾,而是你堺昌知与她堺梅子之间的利益冲突。”
从昨天镰仓盛的表现来看,他肯定是对现在这个结果很不服气的,不过因为镰仓家已经派人来监督他的缘故,导致镰仓盛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输。
但是,镰仓盛只要认真想一想的话就能够找到一个漏洞,那就是将堺梅子“逐出”镰仓家,这样堺梅子就可以不再听从自己的命令。
不过堺梅子也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蠢货,她也很清楚这些钱自己得有命拿,有命花才行,所以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继续负隅顽抗,以一己之力和堺昌知争权夺利,毕竟镰仓家现在都已经选择了认怂。
不过刘星可以肯定如今的堺梅子比镰仓盛更加不甘心,因为她付出的东西可比镰仓盛要多的多,而如今让她放弃全部,堺梅子肯定是难以接受的。
“如果只是堺梅子的话,我还真不介意和她单打独斗,因为我相信自己有能力从堺梅子手上拿回集团的所有权。”
堺昌知非常自信的说道:“之前要不是堺梅子控制了我的父亲为她背书,她现在也不可能稳坐董事长的位置,所以。。。所以我父亲到底是死是活?”
堺昌知突然看向了刘星,想要从刘星这里得到一个答案,但是刘星还真没有办法回答堺昌知,因为镰仓盛在回信中并没有提到过堺昌知父亲的情况。
因为在镰仓盛的眼中,堺昌知父亲的死活并不重要。
所以,刘星只能叹了一口气说道:“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你父亲的情况,不过我想堺昌知你也应该已经认为你的父亲不在人世了吧?因为你的父亲对于堺梅子来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万一那天他恢复了精神跑回去揭穿自己的阴谋,那这一切都要前功尽弃,所以我认为堺梅子在利用完了你父亲之前,便选择了痛下杀手。”
堺昌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苦笑着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只要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就能够知道在录完了那个传位视频之后,我父亲就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堺梅子十有八九会选择杀人灭口,至于这最后的一线生机,那就是堺梅子还记得一句话——一日夫妻百日恩。。。”
“这怎么可能呢,如果堺梅子真要念及旧情的话就不会选择动手了,何况说句不好听的话,阿知你父亲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可能会和这种二十来岁的女生产生真爱呢?这又不是在拍电视剧。”山本真忍不住吐槽道。
听到山本真这么说,堺昌知也只能点头苦笑。
就在刘星准备开口安慰一下堺昌知的时候,就看到李寒星拿着一封信走了回来,“刘星,这是镰仓盛找人送来的信。”
刘星点了点头,接过信后说道:“你把那些喇叭都安上了?”
“那是当然,我现在已经把功率给直接拉满了,等会儿你们就不用听外面的广播;对了刘星,你不去罐头厂那边看一看吗?我觉得那些生田组的家伙可能会不老实,因为从他们试图控制旱魃这一点来看,这群家伙的野心可不小啊。”
看着一本正经的李寒星,刘星摇头说道:“那是他们当时没有受到什么威胁,所以才会滋生出一些与他们实力并不匹配的野心,但是现在已经有好几把枪指在他们的头上,那他们就不得不老实一些了,而且生田组的组长也知道公武之战,所以他应该很清楚自己与我们这些大家族间的差距。”
“但是刘星你可别忘了,生田组之前可是在罐头厂准备了步枪与狙击枪,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组织能够弄到手的,所以我怀疑在生田组之上还有一个没有露面的势力。”
经李寒星这么一说,刘星才突然想起来生田组如果真只是一个普通的不入流组织,那么他们就不太可能有能力弄到像步枪与狙击枪这样的武器,所以生田组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代理人”而已,真正想要控制旱魃的或许另有其人。
不过更重要的是,如今留在酿酒厂控制岸本一郎等人的骨川小夫,手下人也就只装备一些手枪,所以生田组如果再拿着冲锋枪和步枪什么的进攻酿酒厂,那么火力处于严重劣势的骨川小夫等人可能就要倒霉了。
所以,刘星决定向酿酒厂增派援军。
于是乎,闲着没什么事做的渡边流星就亲自带了一队人去支援骨川小夫,不过刘星知道渡边流星之所以会亲自前往,主要原因还是渡边流星想要去亲自确定骨川小夫的情况。
在忙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刘星就拿出镰仓盛送来的那封信,而这封信可是已经让堺昌知等人望眼欲穿了。
不过让刘星有些惊讶的是,镰仓盛竟然在这封信里提到了堺昌知的父亲还活着。
“什么,我父亲还活着?!”
看着一脸惊喜的堺昌知,刘星点头说道:“镰仓盛说在你逃走了之后,为了避免你这个愣头青会选择回来夺回家业,便留下了你父亲准备随时拍视频,现在他们都已经把文案给写好了,一言以蔽之就是将阿知你描述成一个企图为了家产而谋害父亲的混蛋;不过因为要完全控制你的父亲,所以镰仓盛这次是下手狠了一点,让你的父亲已经变成了傀儡,换而言之就是植物人。”
听到刘星这么说,堺昌知的表情就变得纠结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认真的问道:“那我父亲还有救吗?我们泽田家有没有办法让我父亲恢复正常?”
刘星想都没想,就摇头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镰仓盛他们为了一劳永逸,方便快捷的达成目标,有很大的概率是直接抹去了你父亲的灵魂,所以阿知你父亲现在就是一具空壳,这样镰仓盛他们才能够利用你父亲的身体自由发挥。。。从我个人的角度而言,我还是建议阿知你还是选择让你的父亲安乐死吧,因为他早就已经死了。”
刘星此言一出,堺昌知等人便同时陷入了沉默。
这又过去了好一会儿,堺昌知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白了,此时我的父亲虽然身体一切正常,但是已经脑死亡了,所以按理来说我父亲是已经死了,留在人世间的不过是一个躯壳。。。”
“没错,如果镰仓盛他们只是想办法压制住了阿知你父亲的灵魂,那我还是有办法让你父亲恢复正常的,但是如果连灵魂都已经消失了的话,那么我们也就无能为力了。”
说到这里,刘星将手中的信放下说道:“所以今天下午就可以见分晓了,到时候镰仓盛会把你父亲放在董事长办公室里。”
堺昌知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不过刘星可以看出来此时的堺昌知表情复杂。
在叹了一口气之后,刘星就跑去了食堂蹭东西吃,因为在吃早饭的时候爱丽丝就宣布今天的午饭会有天妇罗,而刘星可是油炸食品的爱好者,而天妇罗可是号称能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通通裹上面粉下油锅。
结果刘星在食堂里看到了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胡丽。
在公武之战开始之后,胡丽就代表着泽田家进行了多次潜入任务。
在岛国,狐狸可是被视为一种很有灵性的动物,甚至在某些地方还被奉为了神明,所以胡丽在变回本体之后可以很轻易的潜入到目标地点,因此胡丽可是为泽田家挣回了不少积分。
而在泽田家将重心偏移到了名古屋之后,胡丽也就跟着一起过来了,不过平时的胡丽还是会前往城区调查公家派系的排兵布阵,所以这么多天以来刘星就见过胡丽一次,而且还只是背影。
不过此时的狐狸好像是刚刚完成了任务,所以正闲着没事和爱丽丝等人聊天,而聊天的内容则是华夏妖怪的一大特色——讨封。
根据华夏的民间传说,妖怪在修炼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得化成人形,不过除了一些实力强大,天赋出众的妖怪可以自行幻化外,大部分普通妖怪都得去向人类讨封,简单的来说就是妖怪拦住一个人,然后问他自己像不像人,如果这个人说像的话,那么这个妖怪就可以顺利的变成人形,而在一般情况下这个妖怪也会因此报答那个人。
不过有些人在看到自己面前的动物突然口出人言,肯定会被吓一大跳,所以有可能会下意识的回答一句“不像”,或者直呼其为妖怪,那么这只妖怪就再也不能幻化为人,同时修为也再难寸进,于是这只妖怪就会直接黑化,成为危害一方的恶妖。
当然了,讨封中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例子就是蛇妖,因为蛇妖是有机会直接飞升为龙的,所以蛇妖对讨封的重视程度会更高,而讨封失败的蛇妖也还能够再进一步,化身为蛟。
所以此时的胡丽正在讲的是蟠龙镇的那条黑龙是如何顺利的完成讨封,由一只普普通通的黑蛇变成黑龙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