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325 臥雪眠閲讀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呵…呵……”荣阳(荣陶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抬起胳膊,一手扶住了后脑,一片片冰霜弥漫,冻结着他那脑后的伤口。
而面前的女子,却似乎并不在意荣陶陶的自救行为。
她只是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荣陶陶,那清冷的声线听起来,没有半点人类该有的温度:“我听说了你的故事,冠军。”
荣陶陶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稍稍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你,是谁?”
而女子仿佛没有听到荣陶陶的问话,自顾自的说着:“你看起来,像是个狂妄的小鬼,很有趣。”
话是这样说,但荣陶陶从她的语气中,听不到半点兴趣,更像是一个人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也在审视着他,像是在考虑着该如何决定他的命运。
微风吹拂着她那雪色的长衣,也将她的兜帽吹得向上掀开了一丝。
然而,警惕万分的荣陶陶,却是根本不敢看她的双眼,生怕中了幻术之类的魂技。
“你……”
女子轻声道:“所以,她还是那样脆弱么?”
荣陶陶迅速冰封着伤口,将皮肤上涂抹一层薄薄的冰霜,一边拖延着时间,一边问道:“谁?”
女子:“高凌薇。”
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
高凌薇?
这一刻,荣陶陶突然发现对方为什么这么眼熟了,尽管看不清楚女子的上半张脸,但是那下半张脸,那一张薄唇的形状……
女子轻声说道:“找到了你这样家室的人,她是否觉得自己有了安全感?”
闻言,荣陶陶心头的怒火蹭蹭往上窜。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否定了两个人。
“你和她在一起,对么?”女子嘴角噙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轻声道,“现在就帮我问问她?”
荣陶陶不言不语,努力吸收着魂力,也尽可能的在身体各处的伤口上覆盖一层冰霜。
耳边,却是听到了杨春熙焦急的声音:“付队他们本就在一起任务,支援马上就到,淘淘!撑一下,淘淘!”
教室里的书桌前,荣陶陶犹如一尊雕塑一般,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而在雪原之中,荣陶陶却在极力自救,也在忍受着女子的嘲讽与折磨。
“她现在还会逃到角落里,偷偷的哭泣么?”
“她是不是依旧那样无能,只会瞪大着一双眼睛,无声而又无力的愤怒?”
“又或者…她自以为找到了靠山,躲在你的身后,幻想着有一天,你能帮着她找到我,站在我的面前,直面我。”
荣陶陶并不介意这个女人多说一会儿,他一边涂抹着手臂上的伤口,一边目光放远,也看到了远处那个身材巨大的男子,拎着奄奄一息的子鼠,安安静静的伫立在原地,也在遥望着这边。
“现在看来,你做得还不错。”女子女子随手一甩,一片冰霜弥漫,而后,她的手中出现了一杆雪制的方天画戟。
“起码她的部分梦想实现了,关外冠军,全国冠军。”女子轻声笑着,那笑声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她就是这样的人,脆弱、软弱、懦弱。”
说着,女子单手执戟,遥遥指向荣陶陶:“照顾她很辛苦吧?我帮你解脱,怎么样?”
荣陶陶急忙抽出方天画戟,横在身前,腿上的伤势已经无暇照顾了。
“哦,我可怜的薇薇……”女子口中轻声喃喃着,脚下猛地一崩,一戟刺了过来。
荣陶陶瞳孔微微一缩,横在身前的方天画戟急忙荡开,抹着对方刺来的长戟,向一旁带去。
荣陶陶下意识的想要开启斗星气,然而荣阳的身体里,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星野魂力!
见鬼……
荣陶陶一直想要体验魂校的身体,却是万万没想到,体验的是一具身受重伤的魂校身体。
即便荣陶陶没有正面硬扛,他是巧妙的卸力、带着女子刺来的方天画戟向身侧抹去,但是他的手臂依旧酸麻不已。
一方面是女子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是这具虚弱的身体在作祟。
“咔嚓!”荣陶陶刚刚在伤口上涂抹了一层冰霜,仅仅遭受一击,便有几块冰霜碎裂开来。
“人们总是说,关外联赛,没有人能破开你的防御。”女子手持长戟,被顺到了地面上,她不仅没有恼怒,那脸上的笑容似乎还带有一丝玩味之意。
只见她手中用力,长戟猛地横划开来。
荣陶陶的方天画戟戟尖点在地面,手握戟杆,急忙向前一撑,拦在了横划而来的长戟之上。
“叮~!”
一道清脆的声响传来,伴随着的,却是女人稍显诧异的鼻音:“嗯?”
竖戟拦截的荣陶陶,在最后一刻,卸力与发力的动作无比连贯,一气呵成。
场面上,看起来是荣陶陶被抡飞了出去,但是白袍女子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因为荣陶陶被抡飞的方向,并不是她预想中的位置。
她在抽打荣陶陶,而荣陶陶…却是在卸力再发力,巧妙的调整角度与身位,借着她的方天画戟反弹开了?
“有点意思。”白袍女子美眸一亮,向上扯了扯兜帽,看着那弹飞出去的荣陶陶,她的身影瞬间破碎开来,化作点点霜雪,散落在地。
荣陶陶强忍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倒飞出去的他,看到女人身体破碎之后,便急忙转过身……
果然!
女人的身影神出鬼没,竟然在他的身后拼凑了出来!
“啊!”荣陶陶一声嘶吼,同样一戟顶了出去,但是他的思路与其他所有魂武者完全不同。
他不是在试图撼动那女人的力量,不是在试图拨开刺来的长戟。
荣陶陶反其道而行之,他在试图借力,拨开他自己的身体!
这一刻,在全国大赛总决赛的赛场上,在尸骸火驼大阵中领悟的一切,已然融会贯通,再次展现出了“弹弹乐”的效果。
“叮~”那是雪制方天画戟碰撞的声音。
荣陶陶妄图弹走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敌人,而是他自己!
而荣陶陶的“弹”,从来都不是硬碰硬的弹,而是卸力、旋转、调整角度后的弹。
如此惊人的技巧,甚至在双方武器相撞的一刹那,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什么叫方天画戟!什么叫五星巅峰!
“哦?”女子兴奋的舔了舔嘴唇,一次是运气,两次的话……不,在她的手中,不会有人幸运两次。
所以,荣陶陶不是因为运气活下来的,而是实打实的武艺在支撑!
“叮~!”
“叮~!”
“叮~!”
一连串的脆响声音不绝于耳,白袍女人那破碎、重组的身体简直跟瞬息移动没有什么区别,速度快的惊人。
而荣陶陶依旧在苦苦支撑,极尽全力。
每分每秒都在刀尖上行走着,在死亡线上徘徊,这种滋味……
“晋级!方天戟精通,六星·初阶!”
内视魂图里传来的提示音,荣陶陶根本没有察觉到,此时的他,本来身体状态就极差,而注意力又全在战场之上。
“噗……”一道熟悉的声响。
那是女人身体破碎成点点霜雪的声音。
倒飞着的荣陶陶,极力扭转着身体,心脏却是险些骤停!
眼前重聚的霜雪,竟然只是个幌子?根本没有拼凑出人形?
而在荣陶陶的身后,那清冷的声线再次传来:“这么丝滑么?”
她预判了他的预判。
荣陶陶:!!!
荣陶陶当即弃戟,他甚至连头都没回,就猛地向后一挥手,一柄雪制的大夏龙雀由下至上,瞬间撩开。
白袍女子脸上原本带着戏谑的笑容,此时却面色一僵,白皙的手掌呈爪状,如钢似铁,一把抓住了大夏龙雀。
“叮~!”
清脆的声响再次传来,而当荣陶陶感觉大夏龙雀被抓住的一刹那,当即借着反弹力,再次飞了出去。
身体翻滚出去的瞬间,手中的方天画戟已然成型。
不是荣陶陶不想用其他魂技,而是在身体状况极差的情况下,魂力本就不剩下多少,甚至添补起来都有些困难。
消耗最少,荣陶陶又最信任的,只剩下这一柄武器了。
“咔嚓!”大夏龙雀被白袍女子捏碎开来,这一次,她却似没有再追击。
翻滚出去的荣陶陶,落在了雪地中,为了节省魂力,他甚至连魂技·雪踏都不舍得施展。
半蹲着身体,倒滑出去的他,在脚下垒起了两个雪堆。
随着冲势减缓,荣陶陶单手执戟,努力置于身后,戟尖支撑着地面,终于稳稳停住。
一人,一戟,一方被血滴浸染的雪地,构成了一个稳固的三角形。
女子一声轻笑:“呵呵,硬汉呢。”
硬汉?
荣陶陶哪有心思装硬汉?不肯倒地,是因为荣陶陶清楚的知晓,再倒下去的话,他就真的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我曾看过你的比赛,看过你一次次的陷入死局,挣扎着求生、渴望着胜利。”白袍女子远远的站着,轻声说着,“那样小打小闹的赛场,我只是觉得很有趣。”
说着,白袍女子一手置于身前,拾着那魂珠项链,犹如数佛珠一样,手掌握着项链,拇指轻轻的拨动着一颗颗魂珠,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现在,我似乎有点改观。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荣陶陶?”
荣陶陶睁着浑噩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对面那高挑的身形。
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了高凌薇的身体线条。
白袍女子:“我留荣阳一条性命,而你,与我切磋一下方天画戟的技艺,如何?”
荣陶陶没有回应,他的世界很安静,此刻,似乎只剩下了血液滴落在雪地上的声音。
又或者,他根本听不到那微弱的声音,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吱~扑扑扑~”远处的雪林中,一群冷夜鸟拍打着翅膀,乱叫着,飞上了天际。
白袍女子看向了东南侧的雪林,轻声道:“黑夜将至,荣陶陶,守护好你的莲花瓣,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卧雪眠!!!”一道暴躁的声音,自远处的山林中传来,一个巨大的身影,宛若一头猛牛一般,在雪林中横冲直撞,纵身一跃。
白袍女子却是笑了笑,一步步向后退去,目光依旧锁定着荣陶陶,看着那破碎的羊头面具,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黑夜将至……”
沉重的丑牛从天而降,双手各执一柄沉重的战锤,重重轰砸在地面上!
“轰隆隆”一声巨响!
雪花四溅,气浪四横!
白袍女子向后轻盈一跃,借着气浪风,顺势倒飞了出去,尽管是倒飞而去,那狂风也吹开了她那白色的兜帽,漆黑的长发肆意飘扬,也露出了一张精致冷艳的容颜。
荣陶陶努力支撑着身体,透过羊头面具,恍惚之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 愛下-325 臥雪眠閲讀
高凌薇?
模糊的视线,更让荣陶陶分不清两人之间,可能存在的相貌差别。
只见那白袍女人倒飞着,那纤长的手指印在唇上,对着荣陶陶抛了个飞吻,嘴角还噙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记住我们的约定。”
噗……
倒飞出去的白袍女子,化作漫天的霜雪,破碎开来,在吹拂着的雪雾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未羊?”午马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看着那用方天画戟撑着身体,雪地上一片血红的男子,他的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淘淘?”辰龙也急忙追了上来,“子鼠呢?”
“不,不清,楚,被抓。”荣陶陶看到熟悉身影的一刹那,紧绷着的一根弦终于断开,霎时间,他的脑袋一僵,昏死了过去。
“淘淘?”辰龙一把抱住了荣阳的身体,急忙放在雪中,双手中的雪雾喷向了他的身躯。
一旁,午马也急忙喷洒霜雪,冰封着荣阳的身体,道:“这是荣陶陶?”
事实上,当午马看到荣阳手里拿着的是方天画戟的时候,就已经推测出来了。
同一时间,远在松江魂武演武馆中,小教室内。
“呵……”荣陶陶猛然惊醒,大吸了一口气,整个人被汗水浸透了,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怎么样?”杨春熙急忙一手按住了荣陶陶的手腕。
“队长来了,汇合了,汇……”荣陶陶一手捂着额头,头脑有些混乱,疲惫不堪,好想睡一会儿。
嗯,就一会儿……

求些票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