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7gk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末世撿屬性 帶毒額蘋果-0889 緣分鑒賞-9v7n8


我在末世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撿屬性
唐凡不在学校,姬仇被安排在了希望报社里。
一进入希望报社,姬仇赫然看见一排金色大字。
都是鎏金的,镶嵌在整面墙壁上。
“不要让时代的冷漠腐蚀你灼热的心。”
“不要让时代的沉沦动摇你初始意志。”
神兵小將第三部 張蓮心
“不要让时代的残酷成为你的残酷。”
孤城卿昙恋 月思暖
“不要让时代的灾难成为你的灾难。”
海贼之机械师
姬仇有种似曾相识。
古廟禁地 湘西鬼王
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好像是自己说过的。
“难道这里有熟人?”
姬仇纳闷儿,继续前行。
王朗有其他事情要忙,没和姬仇一起来。
至于让姬仇来报社的原因。
是报社社长和大学的老校长极为熟悉。
王朗和报社社长熟悉。
于是想托关系,请社长说说情,让姬仇也去大学。
这样一来,方便姬仇接近唐凡。
报社正在开会,姬仇被安排在会客厅里面。
姬仇一个人坐着,无聊下看了会挂在墙壁上的电视。
看着看着,姬仇呆滞了。
里面演的是自己,当年被称为五色战神的画面。
没来由的,姬仇想起了李森和楚曼玉。
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电影第一遍看挺有意思。
第二遍看还算过得去。
吞噬位面 黑色茶桌
第三遍,第四遍……
姬仇无语了,可这一部电影播放算几个意思?
难道报社太穷,就这一张碟片。
天仇 cong六六
好在没等太久,会议室的人大部分都出来了。
顺着门缝望去,里面还剩一位老者和一个年轻人。
姬仇大致猜测出老者的身份,光明报社社长杜光明。
杜光明啪的一下,将一份报纸拍在了桌子上。
“赵晓东,你在发表这份报道的时候,有摸自己的良心吗?”
年轻人赵晓东低下头颅,非常的紧张,“社长,您听我说。
这个消息是我花重金买来的,千真万确。”
杜光明闻言更加愤怒,“放屁,你说西凉山是土匪,他们就是土匪了。
你手里的相机可曾拍下来过西凉山土匪做恶的照片?
还是你亲自去过西凉山,了解那里的情况.”
赵晓东哑口无言。
消息是从好友那里买的,按理说好友知道希望报社的风格,那就是绝对不能弄虚作假。
薄情总裁夺心妻 海棠依旧
作为自己的好友,不应该骗自己才对。
幽冥邪徒 東方曉白
赵晓东想到此,辩解道:“社长,您也没有去过西凉山。
貞觀
你也不知道西凉山是否是土匪,为什么说我的话是假的?”
杜光明陷入沉默,而后略带哽咽,“知道我们为什么改名叫希望传媒吗?”
赵晓东也是希望报社的老人,当然知道改名叫希望报社,和希望城没有一毛钱关系。
赵晓东娓娓道来,“以前我们有一位名字叫发现的记着。
他做梦都想去寻找改变这个末世的方法。
所有人都说他的是傻子,只有他自己坚信,有希望就行,有希望就有动力。”
说到这里,赵晓东声音也微微颤抖起来,“他的名字叫发现,去战地看古氏和唐氏战争,一去不回。”
外面姬仇听的清清楚楚。
提起发现,姬仇心中浮现很多过去。
这个人他没见过,但是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也是姬仇,当年保住了发现最后拍摄下来的资料。
这才知道,希望传媒的前身是阳光传媒。
会议室里,老社长杜光明微微点头,还算满意赵晓东的答复。
杜光明接着说,“当年保护发现拍摄资料的人,就是这个西凉山的大王。
你认为这样一个人做大王,会让部下做伤天害理的事吗?”
赵晓东不置可否,毕竟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给与不了任何判断。
杜光明突然打开会议室里的电视,播放的正是当年姬仇镇守蔡阳城城门的影片。
身穿五色盔甲,维持逃难队伍秩序。
一个人杀入虫潮当中。
后来,更是带领百姓走出蔡阳城。
杜光明指着电视上的五色身影道:“他就是西凉山山大王。”
赵晓东沉默了,过了良久徐徐道:“我知道了,我去发公开致歉信。
承认报道不真实,向所有人道歉。
也愿意接受报社对我的所有处罚。”
见赵晓东坦诚,杜光明没继续追究下去。
语重心长,“我们做报道的,真实就好。
你既然认识到了错误,报社不会在惩罚你。
去吧,做你认为对的事情。”
赵晓东迟疑了一下,问道:“社长,关于毒氏想侵占希望城的报道。
要是报道出去了,我们报社很可能要面对毒氏的报复。”
整个希望报社里面,没有一个退凡体。
这样一个普通的报社,面对强大财团的报复。
其后果有多可怕,想想便可知道。
杜光明却毫不含糊,“报,为什么不报。”
“好。”赵晓东应了一声便离去。
赵晓东走后,姬仇终于得以和杜光明见面。
一进去,便看到杜光明的桌子上,有一行字装裱起来了。
摆在他的电脑前,似乎当座右铭了。
字正是姬仇在大厅看到的字,也是姬仇当年说出来的。
“杜老先生您好,我是……”姬仇客气道。
话说一半,杜光明打断,“我知道了。”
说话时,明显看出杜光明很不耐烦。
“看在王朗的面子上,这次帮你一个忙。
回去告诉王朗,下不为例。
想上大学,寒窗苦读自己考上去。
拖后门走关系上的大学,只是徒有大学生身份罢了。”
显然,杜光明对拖后门一事很不满意。
杜光明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自始至终没抬头正眼看姬仇。
“把你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告诉我,等我有时间,会和老校长说说的。”
姬仇淡淡报出了了自己的名字。
“姬仇”二字一出时,杜光明手里的钢笔猛地停顿一下。
而后杜光明刷的一下抬起头,怔怔看着年轻人。
似不敢确定,又和电视当中的五色战神仔细对比。
可是身穿五色盔甲后面容全都被遮盖住。
杜光明对比良久,愣是没发现有一样的地方。
“哎,是我神经大条了。”
姬仇不做解释。
不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
只是姬仇认为,这个老人很有立场。
不该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让老人的立场发生变化。
“多谢老先生。”姬仇说道。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炸响。
姬仇一个健步跑到了窗户旁。
看到报社楼下慌乱一团。
报社门前,出现了一个大坑。
“炸、弹!炸报社?”
姬仇凝眉,“老先生,麻烦通知一下,别让你们报社的人出去。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