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尊 辰一十一-第四十一章可憐小獸,肚中乾坤,大小如意鑒賞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钱晨架起飞云兜,将一人一貂带回了自己的临时洞府内。
蓝玖抱着花狐貂跟随钱晨走入丹室之中,当头便看到两个西瓜大小的精怪做童子打扮,一个端着金盘放到了云床旁边,另一个打开一副卷轴,里面放着金针、短刀、小斧、手锯之类的东西,一个个灵光灿灿,具是法器一流。
蓝玖摸了摸自己怀里,视若珍宝,爱惜不已的小梭,顿时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自己依为底牌的飞梭法器,品质竟然不如这金银童子摊开卷轴之上任何一件奇物,这位前辈的家底之厚,可见一斑。
这一念旋生旋落,他才恍然醒悟过来,这些东西怎么看都更像刑具一些,莫不是要以此挖去他身上的劣骨,硬生生的换去吧?
钱晨只是瞥了一眼这些东西,摸起一柄短刀道:“换骨之法,我也没在人身上试过,还是先拿这只小貂练练手吧!”
蓝玖心中大骇,感情您也是第一次啊!
他看到钱晨眼神转向自己,慌不迭的将手中的小貂递了出去,貂儿原本温顺的趴在他的怀里,那里料到自己转头便被出卖了,当即吓得魂不附体,在蓝玖的手上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冲着他龇牙咧嘴。
但钱晨眼神淡淡的扫过,它便一动也不动了。
金银童子两个虎视眈眈,死死盯着它。
钱晨随手拎起小貂的后脑瓜子皮,将它横放在云床之上,然后手起刀落,用那柄短刀剖开了小貂的胸腹。
蓝玖被这般利落的手法,吓得一个趔趄,再看向钱晨的眼神便有些不对劲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选择,路上遇到的高人未必是有道仙真,也有可能是魔头呢?
钱晨拨撩了一番小貂的内脏,满意的点点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这花狐貂全身上下灵气最为充盈,拿来炼器最佳的地方,就是它的胃囊!”
“盖因此兽常年吞服毒物,许多毒虫死而不僵,生命力强大,纵然被其吞入腹中,犹然还能以毒牙反抗,日积月累之下,此兽便进化出了一副可以炼化毒物,坚韧难伤的肚囊!”
蓝玖看见云床上的紫皮小貂,生命力无愧于灵兽的强横,都被开膛破肚的犹然还未死。
反而把四肢蜷缩起来,连尾巴也绷的笔直,吐出粉红色的小舌头,伪装成一副已经死透了的样子。
它甚至还偷偷憋气,尾巴下的腺体悄悄张开,准备喷出一股巨臭,以示自己不但死了,而且还已经发臭。
钱晨却摸了摸它敞开的肚子,笑道:“你若敢对我放毒,我就叫你假死变真死!”
话音刚落,那只小兽的尾巴便已经垂落下来,遮住腺体……
“我这门改易根骨的补天造化之法,本是器修本命法器的路子,被我融合了海外盛行的灵根之术。但妖兽的道路与人不同,其本来就有本命神通之法,因此这只小貂与你的换骨过程,会略有些不同。”
钱晨从袖中拿出几件法器,都是几次与人动手缴获而来的,品质略差,但也是祭炼者的一番心血。
他首先拿起一个人皮囊橐,道:“此乃魔道一唤作鬼哭宗的小宗门传承下来的一种异类法器,唤作鬼器,是为它宗门弟子的遗蜕和残魂所制,其禁制颇有可看之处,便取为一材!”
又转身拿起一口豹皮法宝囊,道:“此乃魔门九幽道一位真传弟子的法宝囊,用的乃是神豹活剥的皮囊,内中乾坤甚大。这一口莫约是六百年的老豹了!”
随即钱晨还掏出一枚玉镯,一个乾坤袋介绍道:“这镯子乃是一位散修的法器,唯一可看之处便是有些收纳之能。这乾坤袋乃是一气宗弟子所炼,不知哪个倒霉蛋被魔道杀了,连乾坤袋都成了他人的战利品。因为一气宗炼制乾坤袋的法诀颇有玄妙,这里也被我借来一用!”
蓝玖听到这里已经有些战栗。
这些法器看起了便阴气森森,又或者灵光璀璨,每一个都比他手中的飞梭强横不知几许,这些法器的主人,修为也想必不凡,但看钱晨随手取出的样子,只是随意之物,暗处不知还有多少。
这般转一转念头——这些法器的主人下场如何?自是不用多提。
这位前辈杀过的修士,只怕比自己见过的都多罢!
蓝玖自小便在罗真修行,他见过的修士,说不定还真没有钱晨杀过的多……
钱晨随手震碎上述诸多法器,将其中的禁制抽出,然后以自身的法力洗练,将那些驳杂的法力真符一一洗去,然后重新排列禁制,化为九圈光晕。
却是九层极是玄妙的禁制!
“这小诸天乾坤法禁,乃是我参悟洞天之中,由上古方士布置的大诸天挪移法禁,而悟出的一道天罡禁制。”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明尊 txt-第四十一章可憐小獸,肚中乾坤,大小如意閲讀
“如今我毁去这些性质相似的法器,也只凝练了九重禁制,接下来只要这只小家伙循着我留下的法禁不断祭炼,便可渐渐修成这小诸天乾坤法禁。待到三十六重法禁圆满,凝练唯一化为神禁之时,便算它神通大成了!”
钱晨凝练的这一道禁制,当真不差,其根基不但有方士领悟的那诸天挪移之法,更有钱晨自己从袖里乾坤之中参悟的某些玄理。
袖里乾坤可是顶级的大神通,虽然钱晨所得的部分,只有某位修成了这等神通雏形的元神所炼成的一件法器上遗留的法禁,但也殊为不凡了。
也正是因为此法不全,才赶不上如今钱晨的几大主力神通。
小诸天乾坤法禁,此名便是钱晨对其的期许,期待有一日悟出大诸天法禁,修成诸如壶中日月、袖里乾坤、掌中佛国这般的大神通!
钱晨将这九层法禁打入花狐貂的胃囊之中。
这小诸天乾坤法禁和那小小的一口胃囊融合,顿时便有异象显化。
钱晨的法力化为黑白的阴阳二气,只是一转,便将貂儿的胃囊祭炼成了一口活的法器,那胃囊之中泛起一丝混混沌沌,似能炼化一切的奇光,先前剖腹破开的伤口,也自行恢复了。
钱晨把手托起花狐貂,祭起法诀,顿时貂儿便化为一个无底一般的口袋,其中射出一道光华,星光电耀似的射出……
此时洞府外一只不知何人豢养的海雕正在上空盘旋,有意无意留意着钱晨洞府的动静。
这时候一点星光电射而来,将它一卷,就缩了回去,被小貂吞入腹中。
花狐貂初时还被自己摄来的天敌吓了一跳,待到那光华卷起那只白头海雕,被它吞入腹中之后,才有些回味起来。
小貂儿舔了舔嘴,乌溜溜的小眼睛里闪闪发光,它整个貂都翻身弹了起来,两只小爪子捧在胸前,冲着蓝玖发出一声威胁的狺狺之声。
蓝玖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他可看的清楚,方才那只白头海雕乃是成年的异种妖兽,实力绝不在之前轻易擒下他的老仆之下,如今被这小家伙不到一合生吞了下去,看样子消化起来都用不了半刻功夫。
他一个还未筑基的小修士,之前就打不过此貂,还要扔出宝贵的筑基丹贿赂,如今这小兽神通再涨,几乎都可以站在他头上拉屎了!
蓝玖下意识的朝着钱晨身后躲去,果然看到了钱晨,嚣张的小兽一下子就焉乎了!
钱晨此时却摸着下巴,暗道:“这小诸天乾坤法,不愧是我从方士法禁和袖里乾坤之中参悟出来的妙法,甚至还借鉴了许多魔道的传承,诸如《吞食天地》《吞天噬地》《炼天化地》……”
“奇怪,魔道怎么老是和天地过不去?也不怕太上道祖劈了他们?”
“不过魔道的炼化之法,的确玄妙,堪称无物不可吞炼,如今这小家伙,就算吃了一把庚金飞剑,只怕也能炼化入自己的腹中禁制。而且只要吞吃修士妖魔的血肉,便可不断增加法力,修行极为便利!”
“这腹中乾坤之术,胃囊之中因为借鉴了袖里乾坤,那片空间极为稳固,就算强上两个大阶位的存在被吞进去了,也只有被乖乖炼化的下场。孙猴子那般大能,不是也钻不破镇元大仙的袖子?但偏偏缺了袖里乾坤甩袖之间,摄入一切,镇压一切的法门……缺的还是吞摄之力,莫看这道奇光威力不小,但论起来还是一种破绽。”
“此时纵然无往不利,但到了化神境界便不顶用了!”
“本来我五色神光收摄之能天下无双,倒是不缺这点,但这小兽的小诸天乾坤法禁没有五行根基,我总不能再炼一道小五行玄光法禁吧!这胃囊可以用魔道炼化之法不断修行,这也暗合了妖兽的修炼之道,但五行根基多少修士都参悟不明白,可绝非是妖兽的本能能用的起的!”
可怜蓝玖,被记仇的花狐貂盯得身子都快僵了!
他已然觉得这只小兽已经可怕至极,张口一吞自己便要死了!
哪里能想到钱晨那边犹然还嫌弃不足,正思考着补救之法,思索片刻钱晨才豁然开朗,他再次捉去那小兽,方才还一副大魔王摸样的花狐貂落入钱晨手中,继续瑟瑟发抖,又只能委屈的嘤嘤叫了两声。
钱晨再掏出了几件法器,多是魔道以种种凶兽遗骸祭炼的,然后继续毁去这些法器,将其中禁制洗练过,现场再炼化七道禁制出来。
这禁制乃是小如意龙象法禁,亦是钱晨拆开了一道大神通之术,简化而成。
昔年斗法司马师之际,钱晨的掌握五雷,便被其用大小如意这番神通轻易破去。
大小如意这门神通,听起来虽然简单,但其实威力极大,非但蕴含‘大’时的倾天之力,亦有‘小’时的灵动莫测。
这般神通修至大成,还可以转修两门大神通之术——法天象地和芥子须弥。
钱晨并未修成这门大神通,但其所修的五行法身,未来的丈六金身,亦是一种法天象地之术,蕴含大小如意的奥秘。
如此,他便把变巨的法天象地神通,简化为这道小如意龙象法禁,以花狐貂肉身为器,祭炼了七重禁制上去。
这一次再祭起花狐貂,却见一道紫光闪过,飞扑向洞府之外。
那道紫光快如闪电,还在过程中不断膨胀,最后化为白象大小的一只巨貂,张开巨口,将白头海雕莫名失踪后,偷偷跑来查看的一个道人连皮带骨的吞了下去。
堂堂一个结丹真人,竟然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连同自己护身法宝一并被吞下,不消多时便被炼化了!
钱晨对外面的慌乱充耳不闻,转头教导起蓝玖来,笑道:“怎么样?我这门补天造化之法,不是小术吧!这只小貂道行还浅,等到它将我炼入的两种法禁都修到大成了。这海外没有几人当得起它一口……”
“化神之下,来多少都不够它吃的!”
蓝玖面色呆滞,指着钱晨身后道:“前辈,它已经吃了三位结丹真人了!”
“不好!就连季夏真人也出手了!此人乃是华阳夫人那位夫君的五弟子,未来乃是有希望晋升元婴的高人!”
说到这里,蓝玖已经完全傻掉了,他语无伦次道:“前……前辈,季夏真人也被……也被那貂儿一口吃了!”
钱晨微微转头,笑道:“还是别闹出太大的乱子,免得守阳真人脸色不好看!”
说罢,便将空中四处吃人的花狐貂召回,那小貂落在他手中,顿时就老实了。
精华都市小說 明尊 txt-第四十一章可憐小獸,肚中乾坤,大小如意推薦
它吃了那四个结丹修士,修为顿时更上一层,非但浑身的妖气威压有蓝玖肉眼可见的进益,就连那粗略炼成的九道、七道的禁制,也增添了四五重。
钱晨微微叹息道:“可惜,那华阳夫人总是派别人来,自己却从不现身,不然连她一同料理了倒也清净!总不好在仙岛之上动手罢!这未免也太不给守阳道友面子了!”
蓝玖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在他心中,权势力量都强大得自己难以生出一丝匹敌之心的敌人,在钱晨口中,却是俯拾可杀的小人物。
若非顾及罗真的化神老祖,这前辈只怕谈笑间便可杀了华阳夫人!
这一幕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中,叫他生出一种大丈夫当如是也的野心来!
蓝玖此时激动的浑身燥热,叩首拜道:“请前辈传我大法!”
钱晨微微衣袖,一股偌大力量凭空生出,将他带了起来,然后招来金银童子、耳道神、九火炎龙分列左右,清声喝道:“取五行之精来……”
“以身为宝,修法神通,灵根种下,补天之缺!”
钱晨取出短刀,用真火灼烧了一遍……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