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硬肉乾之戰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这是一座巨大的露天浴场,两百多兽人泡在温水中,绵软无力,昏昏欲睡。
负责迎接的兽人军官走进来,阴险的笑着,如同看一群待宰的猪。
身后走出大批兽人,熟练的扛起昏睡的兽人,送入了一间地下室。
从望远镜中看到这一切,纳兹戈林只感觉后背发凉:
“他们会怎么样?”
伊崔格眯着眼睛道:“发挥你的想象力,用最恶毒的念头猜测,那就是答案。”
纳兹戈林凝思苦想:“他们会被卖做奴隶?或者角斗士?”
伊崔格摇摇头:“东部王国谁能吃得下十多万奴隶?”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硬肉乾之戰展示
“被送入黑暗的矿井?没日没夜的劳作?”纳兹戈林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伊崔格遗憾的叹息一声:“你呀,还是太仁慈了,世界的本相是残忍的,我提醒你一下,这座营地每天都有数千流浪兽人加入,能侥幸活下来的只有寥寥数人。”
“难道他们被送回了德拉诺?”理智促使纳兹戈林避开那个可怕的答案。
伊崔格继续摇头。
没有多久,只见刀疤脸和萨满祭司从地下室内走出来,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裳。
两人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如同见证了最可怕的惨剧,跪在地上不断的向军官磕头。
伊崔格低声道:“萨尔会留下一些精英,用来补充自己的队伍,将他们培养成忠诚的帮凶。”
纳兹戈林身体忍不住颤抖,从牙缝中挤出声音:
“余下的都被吃掉了,对么?”
伊崔格叹息一声,悲怆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这个萨尔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十几万兽人就这么消失了,被活生生制成了硬肉干,泰瑞纳斯没能做到的,被一个兽人完成后了,这还真是讽刺呀。”
纳兹戈林目眦欲裂,眼窝中有血泪流出来:
“我们兽人做了什么错事,为何要承受如此可怕的苦难?”
伊崔格喃喃道:“兽人,当年就是这样对待德莱尼人,对待人类。杀一人死,杀千人称雄,杀万人为酋长,杀十万人就是大酋长,杀百万人,就是伟大的救世主。兽人的传奇酋长们,哪一个不是手上沾满了鲜血?”
“如果我们不阻止的话,兽人可能就此灭绝。”纳兹戈林死死的咬着嘴唇。
伊崔格眼中的得意之色一闪而过,板起面孔严肃的说道:
“萨尔的属下维持在两千人左右,全都是身经百战,没有人性的杀人狂魔,战斗力极为可怕。”
“为何不将萨尔的罪行公之于众?”纳兹戈林咬着牙问道。
伊崔格摇头:“我试过,没人相信,萨尔的宣传工作做得很好,先入为主成了救世主,我的手段比不上他。”
“我们必须做些什么。”纳兹戈林深吸一口气。
伊崔格苦闷的说道:
“若是巫妖王泰瑞纳斯肯出手,亡灵兽人击败萨尔轻而易举,但前些日子东部王国各族组成联军,对洛丹伦虎视眈眈,泰瑞纳斯不敢轻举妄动。但也不是没有法子,若是以流浪兽人的名义击败萨尔,就不会引起各族的猜忌。”
纳兹戈林执着的问道:“兽人之家有多少兽人?”
伊崔格回答道:“一共有两万兽人,我可以将其中最精锐的五千交给你统领,可惜他们平常吃的是面饼,萨尔的属下吃的是肉,绵羊数量再多,也无法战胜成群的霜狼。”
纳兹戈林坐在地上,死死的抓着头发,天生将才的他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
五千兽人袭击萨尔的营地,只怕是送去更多的硬肉干。
纳兹戈林凝思苦想,口中念叨:“一定有法子,一定有法子的。”
伊崔格蹲在纳兹戈林的身边:“倒是有一个法子,不知道你肯不肯。”
“只要能战胜萨尔,我什么都答应。”
伊崔格认真叮嘱道:“想要战胜萨尔,就要比他变得更加凶残,萨尔依靠源源不断的流浪兽人,才能维持下去。”
纳兹戈林仿佛看到了希望,眼前一亮道:
“只要拦住流浪兽人,等萨尔的硬肉干吃光了,就可以轻易取胜。”
伊崔格提醒道:“流浪兽人虽然是一盘散沙,但他们都相信萨尔是救世主,以为这里是美好的万神殿。”
“所以需要采取必要的手段,不肯听从劝服的,杀无赦,与其变成萨尔的硬肉干,不如让我的属下吃上肉。”纳兹戈林恶狠狠道。
伊崔格满意的点了点头:“为了兽人种族的延续,有些事情需要人去做。”
纳兹戈林目光炯炯,眼神深邃如同深潭:“这个可怕的重担,就由我来扛起。”
在纳兹戈林的指挥下,五千兽人封锁了提瑞斯法林地通往银松森林的各个路口。
仰望萨尔的流浪兽人,全都被挡在银松森林之外。
其中一部分老老实实的退回去,也有些桀骜不驯的被俘虏后送入兽人之家,最顽固的则被制成了硬肉干。
伊崔格玩的一手好阴谋,将其描述成流浪兽人间的矛盾,与洛丹伦王国无关。
萨尔惊讶的发现,已经连续数日没有流浪兽人慕名而来。
屠戮了十多万兽人,硬肉干的储备相当丰富。
萨尔心知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硬肉干分批藏在洛丹伦各地,营地内的硬肉干并不多。
派出了多名斥候打探,萨尔才知道,原来是纳兹格林搞的鬼。
“纳兹格林,在时光之路,你竟然成了大麻烦。”
两千兽人倾巢而出,萨尔准备一举击败纳兹格林。
双方在提瑞斯法林地和银松森林的交界处遭遇。
纳兹格林是天生的将才,短短时间就建立了自己的班底,军官们都相信他。
为了战胜萨尔,纳兹格林摆出了异常繁琐的阵势,试图依靠阵型来取胜。
而萨尔的战术就简单得多了,两千兽人排成冲锋阵势,直冲纳兹格林的主阵。
萨尔的将士展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仅仅一个冲锋,纳兹格林的主阵就摇摇欲坠。
纳兹格林急忙指挥两翼从侧面杀入战场,给萨尔造成了些微的麻烦,可惜大势已去,主阵的崩溃只在顷刻之间。
双方交战不到半个小时,纳兹格林的大军崩溃,四散奔逃。
萨尔不管其他人,紧紧盯着纳兹格林的旗帜,一路追杀。
纳兹格林带领残军逃入了一座狭长的山谷,萨尔观察山谷的地势,预料到可能有埋伏,踌躇不前。
一名唇红齿白,相貌英俊的年轻兽人军官劝道:
“大酋长,纳兹格林只有五千兽人,刚刚全都派出来了。再说了,就凭这群乌合之众,即使有埋伏也无济于事。”
萨尔受到了鼓舞,只感觉热血上涌,信心百倍:
“不错,只是一群流浪兽人,何惧之有,和我一起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