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愛下-第2089章 強勢抹殺展示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89章    强势抹杀
这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甚至远处那些低级修士都以为灰袍男子自行冲起。
这一瞬,处在风暴中心的灰袍男子根本毫无反手之力,呼吸一滞,除了目中露出惊惧,连张口呼救都无法出声。
可距离最近的魔界来人就不那么从容了,面对这突然凭空生出的狂暴飓风,如同浩瀚的天地剧变,两位圣祖修士同时色变,一人袍袖挥动,一道银色光幕闪烁凝聚,护住了血袍青年,而另外中年文士却单手疾探,一道青色光手浮现而出,在空中诡异地一闪,就朝着灰袍男子一把抓落。
其余诸人都被恐怖的飓风扫过,各自惊呼一声,连连后退,一时间传送法阵上,只有姚泽和青魅还坦然无事。
如此诡异一幕,连那些低级修士也看出了端倪,一个个震撼异常,眼见着那位灰袍男子就要被光手一把抓住,下一刻,无数惊呼声同时响起。
狂暴的飓风竟似带着无尽的规则之力,光手方一接触,竟蓦地一颤下,直接溃散开来。
显然出手的那位圣祖也没有想到这飓风威能竟强悍如斯,脸色狂变下,身形不由得一顿。
不料这一顿,竟直接断送了那位灰袍男子的小命!
姚泽此次施展的,正是黑衣之前在大摩学院花费了五百块元晶购买的“封天困地箓”,此术虽是辅助类神通,可在他恐怖的法力施为下,方寸空间生出无尽罡风,那位同阶对手竟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恐怖的规则之力撕扯着空间,这一刻,整个高空都是骤然风起云涌,天地失色,一道道秩序神链密布交织,整个天空都似乎坍塌一般。
数个呼吸之后,待飓风过处,血雨洒落,此时众人才发现,那位灰袍男子竟连惨呼都没有发出一声,直接化为一片血雨,元婴也被狂暴的秩序之力绞成了虚无……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89章 強勢抹殺推薦
一片死寂。
从灰袍男子主动挑衅,到化为漫天血雨,前后不过一二个呼吸的时间,一位真仙修士就此陨落,让所有人胆寒的,竟没有看清那人是如何出手的。
而姚泽若无其事般,袍袖一拂,一片霞光飞出,在身前一卷,随即他的大口一张,数道丝丝金线就从虚空中飞出,一闪即逝地没入口中。
“你……你也是圣界之人?”
这一幕让几位魔界修士看在眼中,无不心颤,对方竟然吞噬真圣之气!
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双目微眯,似乎十分享受模样。
其中一位圣祖脸色一沉,周身黑雾狂涌,随即身躯竟如吹气般狂涨起来,几乎是瞬间,一个十几丈高的恐怖身躯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轰隆隆!”
广场上空为之一颤,一股恐怖的气息横扫开来。
这位来自魔界的圣祖一怒之下,竟化身一道恐怖的怒目金刚,周身黑雾翻滚,道道符文索绕,桌面似的手掌上,十根油黑尖甲闪烁着森然寒光,还没有动作,仅仅这凌厉的杀伐气息就带起一阵呼啸狂风,灵在场诸人无不心惊。
“变身?”
姚泽双目一眯的,面色如常。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一道轻笑声突然响起。
“诸位,如此大动干戈,我飞熊族的传送法阵就要毁去,耽搁的可是大伙的时间。”
笑声在空中回荡,却无人现身,不过众人都心中一动,知道飞熊族的两位老祖之一发话了。
“韭大人,暂且住手。”血袍青年终于开口了。
黑雾再次涌动,转眼间那位圣祖身躯骤然狂缩,呼吸间的功夫,此人再次恢复了文士模样,气息敛去,双目中毫不掩饰着杀机,不过还是倒退一步,站在了血袍青年的身后。
“道友是哪个圣元?高姓大名?牧某来自无天圣元,奇无境,落星宗,像道友这样的才俊应该威名赫赫才对。”血袍青年突然面带微笑,神态和气,似乎之前的手下被灭根本无足轻重。
“无天圣元!”
姚泽心中一动,长孙安正是出自无天圣元,以其绝世风姿,估计对方肯定知道,何况这位牧姓男子来头不小,仅仅护卫就有两位圣祖大人物贴身护驾。
“姚某来自仙界坎南界大燕门,并不是圣界。”他的神情坦然。
几位魔族修士同时面露怪异,不是圣界的修士,却可以吞噬真圣之气,前所未闻之事。
不过血袍青年也是位人物,拿得起放得下,当即露齿一笑,做个手势,“姚兄,我们不要耽搁其他道友的时间了,请。”
“也好,请。”
姚泽也没有犹豫,两人如此客气一番,外人都觉得无比怪异,如果不是空中还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息,简直就是好友见面,惺惺惜惺惺。
传送法阵亮起的那一刻,青魅的一颗芳心都要提在嗓子眼上,如果对方在传送的当口突然出手,足以有着致命威胁!
可一直等光芒散去,她担心的事都没有发生,不禁感到惊疑,抬头朝前望去,却和一对诡异的目光相接。
这一刹,她只看到一张可怖的鬼脸龇牙咧嘴的,一闪即逝,同时一阵天旋地转传来,惊呼一声,倒退一步,紧紧地抱住了姚泽胳膊。
“姚兄,有缘再会。”
那血袍青年只微微一笑,略一拱手,就当先而行,很快一行人就消失在人群中。
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十几个高大的光柱不时闪烁五颜六色的光芒,正是十几个传送法阵不时开启,而四周人头攒动,噪杂声响彻一片。
“你没事吧?”姚泽有些担心。
传送的过程中,他一直在防备对方突然暴起发难,可没想到那血袍青年只是微微一笑,青魅就似受到了极大惊吓。
稍定了片刻,青魅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螓首轻摇,“没什么,是我胆怯了……”
闪雷灵洞果真庞大,仅仅眼前的这条街道就有百里左右,而像这样的街道竟有十几条之多,成“田”字形,地面全部用鎏金石铺就,百余丈宽,两侧的建筑呈现一栋栋堡垒状,大都是上下两层,看起来极有特色。
路上的行人形状各异,大部分竟是没有完全显化人形的妖修,看着来往一个个的,都顶着羊头、鹰首、象鼻等等,姚泽心中生出怪异,不过这些妖修的修为也参差不齐,有大罗金仙招摇而过,也有筑基期的小修士神情坦然。
青魅很快就把刚才的不快抛在了脑后,和大多数女子一样,兴致勃勃地拖着姚泽开始了逛街的“壮举”。
与此同时,一座布置极尽奢华的大殿中,血袍青年居中而坐,面露沉吟,两位圣祖修士分坐两侧,至于其余人就没了落座的资格,一个个的垂手而立,大气也不敢乱喘的。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第2089章 強勢抹殺相伴
“韭大人,你怎么看?”半响,那位血袍青年突然开口。
“危险!”
没有迟疑,中年文士面露凝重,又补充了一句,“我和衾兄联手,不一定能够留下此人。”
优美都市小说 我獨仙行-第2089章 強勢抹殺閲讀
恭敬站立的几位修士一阵骚动,而血袍青年明显一惊,目光转过,却见另外一位圣祖修士默不作声地,只是点点头,显然默认了这个说法。
“竟是如此!”血袍青年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面色大变了。
如果一位圣祖独自面对,感到了危险,而两人联手下,竟无法确保留住对方,只有一种可能。
此人同样是位大罗金仙修士!
大殿中一片死寂,血袍青年目中精芒闪烁不停,脸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响,此人终于吐了口气。
“此人显然来历不凡,先不要惊动对方,我已经留下印记,等离开闪雷灵洞后,再做打算,现在尽快和七公子联系上,我要见他。”
……
姚泽有些头疼了,整整一天,青魅就似打了鸡血般,一直兴致高昂,穿过一条街道,又一条街道,而他自己竟感觉比之前和须洛子决战一场还要累的多。
“走吧,前面有家药铺,规模不小,我们去问问生魂草之事。”
看他痛苦模样,青魅嫣然一笑,拉着手臂就朝前行去。
此时姚泽才神情一振,如果能够探听到生魂草的消息,也算不虚此行了。
“古今堂。”
三个流金大字横在门前,方一进去,就有伙计打扮的妖修迎了上来,此人顶着一颗老鼠脑袋,身材瘦小,豆粒大小的眼珠“滴溜溜”急转,十分机灵地小跑着过来。
“两位前辈,欢迎来到古今堂,只要前辈需要的,都可以在本店里找到,保证让每一位顾客都满意,我们古今堂的招牌在闪雷灵洞都是排上号的。”
此人不过结丹修为,露出尖细的碎牙,口中重复着不知道说过多少遍的话语,顺溜之极。
姚泽微微一笑,目光扫过,这家商铺规模挺大,百丈方圆的大厅伫立着数个高大货架,上面笼罩着蒙蒙光幕,而十几位修士正在选购着什么。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正面的一张玉桌吸引过去,那里摆放着一个狭长的褐色木匣,外面一口气布置了三道透明光罩,看起来防御严密之极,而一旁数尺高的玉牌之上写着一溜小字。
他好奇地走了过去,那些小字看的清楚,瞳孔却忍不住一缩。
上面赫然写着:“天蝉灵叶,万年神药!”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