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962章 鬧劇相伴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这位整个九峰山都全力戒备的人,不,是整个九峰山都全力戒备的魔,在其成魔之刻,在九峰山所有人都以为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刻,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此刻,九峰山大阵中,以掌教赵御和其师叔真仙高人为首,九峰山修士全都盯着身处崖山之上的庄泽,听着这位在气息上已经是绝对之魔的人,听着这位曾经的九峰山弟子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知如何反应,其余九峰山修士全都下意识将视线投向掌教真人和其身边的那些门中高人。
九峰山掌教赵御和诸多九峰山高人,甚至是九峰山的这一位真仙,却全都有一种认知被打破的无措感。
眼前的庄泽,其魔念和魔气,他们比他们悠久岁月中所见的任何魔头魔物都要更纯粹,都要更深不可测,但第一句话竟然是九峰山的门规?
“掌教真人,此魔一经出世便已入万化之境,不可相信其言,要将此獠诛杀在此,方能维护天地之道!”
“不错,掌教真人,今日地利人和在我,此魔被困于我九峰山大阵之下,若放其出去,再想诛杀就难了!”
赵御看着下方的崖山,心中隐有决定但却十分犹豫。
“师叔,您说呢?”
身为真仙道行的修士,身为九峰山此刻修为最高的人,这位长年闭关的老修士却看向阿泽,出声询问道。
“庄泽,你今已入魔,还能记得曾是我九峰山弟子,确实令吾等意外,你逆道而生,魔蕴之纯粹,老夫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若真的能避免与你一战,避免我九峰山弟子的牺牲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吾辈身为仙道正修,如何能放你这至魔之身安然离去,祸害天地万物?”
阿泽心中明显有强烈的怒意升起,这怒意如同烈日之焰,灼烧着他的心灵,更是有各种混乱的念头要他残杀眼前的修士,甚至他都清楚,只要杀死这名真仙,九峰山大阵未必能困住他,九峰山弟子会死很对,会死很对很对,甚至是灭门九峰山也未必不可能。
这是这些都是混乱且戾恶深重的念头,就如同常人心中可能有很多不堪的念头,却有自身的意志和恪守的人格,阿泽的外在同样连气息都没有变化,一切魔念之在心中徘徊。
阿泽看着这位他从未见过的九峰山真仙高人,他身上有着一丝类似计先生的气息,但和记忆中的计先生相差太远,他也看着掌教赵御和那些高人以及九峰山的众修士,此刻阿泽仿佛洞悉世人情欲之念,比曾经的自己敏感太多,只是一眼就通过眼神和情绪能觉察出他们所想。
掌教赵御眼神中带着懊悔、愤怒和心痛等情绪,那些高人中大多带着怒意,而那些修士则大多存有不安……
阿泽没有马上说话,在将众人的眼神尽收眼底之后,忽然再次面向那真仙和赵御,反问道。
“敢问诸位仙人,何为魔?”
阿泽问的不止眼前一二人,声音传遍了整个九峰山,围困大阵的近千九峰山修士,已经在九峰山各处的九峰山弟子,全都清晰地听到了阿泽的问题。
“何以为魔?庄泽,我等皆见你化魔降世,这样还不能算是魔吗?”
一名九峰山高人口快出言,以自身的见解也是修行界常规理解回答,但阿泽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赵御和那真仙,令后者不由皱眉。
这问题在一众仙修耳中是有些不可理喻甚至是荒谬的,一个实实在在的魔,以极为认真的语气问他们何以为魔?
掌教想起计缘的飞剑传书,上面计缘曾传神直言,即便庄泽真的成魔,计缘也愿意相信他。
这种话赵御本来是看过就算的,更像是客套话,庄泽真的成魔了,仙人岂可不诛,但此刻他却在认真思考阿泽话中之意了,难道另有所指?
“庄泽,你以为什么是魔?若你问赵某看法,你现在的状态,确实是魔。”
啊泽又看向那真仙,对方没说话,但看来和赵御所觉并无不同,但阿泽心中的魔念却并无怒意,反而充斥着各种混乱的嘲讽,而表现在阿泽脸上的却是一种一成不变的平静。
“如此说来,人行集市,见人面目可憎,必要杀之,因其非善类?”
不可以貌取人,多简单的道理,连凡尘中都世代相传的朴素善言,此刻从阿泽口中说出来,竟让九峰山修士哑口无言,但又觉得阿泽强词夺理,因为他们觉得魔气就是铁证,怎可于凡人之言相混?
阿泽的话却还没结束,继续以平静的声音道。
“我庄泽一不曾残害无辜生灵,二不曾折磨众生之情,三不曾祸害天地一方,四不曾铸造滔天业力,试问何以为魔?”
说着,阿泽抱着昏迷中的晋绣站了起来,并且缓缓悬浮而起,向着天上飞来。
“我虽已经不是九峰山弟子,不论在九峰山有过多少爱与恨也都成过往,赵掌教,正如我方才所言,放我离去便可,我不会率先对九峰山门下出手。”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討論-第962章 鬧劇鑒賞
阿泽这话的言外之意是什么谁都清楚,所以见到他缓缓飞起,大家都如临大敌,但却无一人直接动手,哪怕是此前出言最偏激的高人也不敢承担随便出手可能导致的后果,全都将决定权交给掌教赵御。
精华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笔趣-第962章 鬧劇熱推
赵御心中苦笑,一些九峰山高人虽然言辞上觉得他这掌教不称职,到头来却依然要将最艰难的选择和这份沉重的压力压在他的肩头。
“掌教,你定吧,老夫会遵从掌教之令的。”
一边的真仙高人也将决定权交给了赵御,后者呼吸平缓,一双藏于袖中的手则攥紧了拳头,数次都想下令启阵,却数次都忍了下来,原因可能是他看着阿泽二十年的成长,可能是计缘的传书,可能是阿泽那番话,也可能是阿泽小心抱着的晋绣。
直到阿泽飞到赵御跟前,赵御还是没有下令动手,而除了赵御和其身边的真仙师叔,其余高人各自退开,呈现半圆将阿泽包围,不乏已经捏住了法器之人。
而阿泽只是看向其中一个女修,将手中的晋绣递出,让其缓缓悬浮到她身前。
“绣儿!”
这女修正是晋绣的师祖,此刻他双手接住晋绣,度入法力检查她的体内情况,却发现她毫发无损,甚至连昏迷都是外力因素的保护性昏迷。
‘难道是庄泽怕她刚才会受到影响堕入魔道,所以护住了她?’
女修度入自身法力以灵气为引,晋绣也受激清醒了过来。
“师祖……啊!掌教……这是……”
晋绣有些惊慌地看着周围,她的记忆还停留在给阿泽喂药后引起的惊变中。
“晋姐姐,那瓶药,是何人给你的?”
阿泽平静的声音传来,令晋绣一下将视线转移过去,看到貌似平安的阿泽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就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即便是她,也能觉出阿泽身上的不和谐,已经全派上下如临大敌的面对阿泽。
万般心存疑惑却又隐约明白了那种不好的结果,晋绣并没有激动发问,只是声音微微颤抖地回答。
“阮山渡遇上的一个女修,她,她说是计先生派来送灵药的,能助你……”
阿泽点了点头。
“是‘宁心姑姑’吗?好一个无微不至啊……”
低声喃喃一句,阿泽对着晋绣露出了这段时间来唯一一个笑容。
“晋姐姐,阿泽走了!”
说着,阿泽向着赵御以九峰山弟子礼郑重行了一礼,然后独自飞向洞天之界,这过程中没有收到掌教的命令,加上自身也不愿面对这等凶魔的沿途九峰山弟子,纷纷从两侧让开。
“阿泽——你不是魔,晋姐姐永远也不相信你是魔,你不是魔——”
“绣儿!”
晋绣身边的师祖制住了她,让其不能再出声也不能追去,而远行的阿泽身形微微一顿,并未回头,此后一步跨出,身形已经渐渐消融,离开了九峰洞天。
“哎!今日之举,不知是福是祸啊……”
真仙高人叹息一句,而一边的赵御缓缓闭上眼睛。
“赵某难辞其咎,即日起,不再担任九峰山掌教一职!”
话语间,赵御已经将头顶天星冠取下,随手一抛,这宝物就如流星一般射向九峰山主峰,然后赵御独自飞离的崖山。
“掌教真人!”“掌教!”
“掌教真人不可!”
九峰山众修士心中大乱,就连此前数度对赵御有成见的修士都不免有些慌乱,但显然赵御心意已决,并未回头。
“或许对你来说,能安心修行,未必是坏事吧!”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962章 鬧劇相伴
真仙高人这么说了一句,又看向诸多九峰山修士。
“这掌教真人,你们自选吧,别选老夫便是。”
说完,这名真仙也化光离去,留下九峰山一众不知所措的修士,今日灭魔护宗之战竟是演变至此,真是一场闹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