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笔趣-第443章 “姦夫”現身分享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毛利兰一头雾水地留在原地。
她也没想到,自己跟别的女孩子关系好,竟然会让闺蜜情绪波动得这么厉害。
看来园子比想象中的更敏感、也更脆弱呢…
还是不要打扰她了。
让她自己冷静一会吧。
望着铃木园子黯然离开的背影,毛利小姐贴心地这么想着。
于是,她没有再跟上去。
而铃木园子也就这样带着一副黯然神伤的表情,心情复杂地走到一边的“老公等待区”,顺势坐下休息。
“园子…园子?”
毛利小五郎连连喊着她的名字:
“你刚刚都跟小兰聊了什么?”
“额?”园子小姐迷迷糊糊地抬起脑袋:
“叔、叔叔,我和小兰真的只是普通朋友,你千万别误会!”
毛利小五郎:“???”
“咳咳…”铃木园子连连咳嗽,终于从那离奇而又旖旎的幻想中彻底清醒过来:
“毛利叔叔,我、我…”
“我刚刚去找小兰对质了。”
她心虚地转移起话题。
而毛利小五郎果然对小兰本身的话题更感兴趣。
他当即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小兰怎么说?她有露出什么马脚吗?”
優秀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第443章 “姦夫”現身推薦
“唔….”铃木园子一阵犹豫:
她已经认识到自己先前逼迫小兰承认那秘密的行为,是有多么过分了。
而毛利小五郎又是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封建家长”。
如果让他知道真相的话…
他….他打肯定是打不过小兰的。
但矛盾肯定会以各种形式爆发。
小兰那个原本就已经破裂的家庭,恐怕会因此变得更支离破碎吧?
铃木园子心里这么想着,于是便言不由衷地回答道:
“没有,小兰的表现很正常。”
“之前都是我们捕风捉影误会了。”
“她根本没有跟人在谈恋爱啦!”
“是吗?”
毛利小五郎眼里写满疑惑。
虽然他平时是个糊涂侦探,但一旦事情涉及家人…
他就会像目睹队友遇难的热血漫画主角一样,瞬间支棱起来:
“不,园子,你是在说谎。”
“如果小兰真的没跟人谈恋爱,又发现自己被我们这么过分地怀疑的话。”
“那她刚刚肯定会在羞愤之下,一拳把身边的柱子打坏的!”
“可她什么都没有做!”
“反而很温柔地拥抱了你一下。”
“温柔模式的小兰,是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
“如果出现了,就只能说明两点:”
毛利小五郎目光炯炯地望向铃木园子:
“一,她的确在谈恋爱,所以心虚得不敢生气!”
“二,你反水站到了她那一边,所以你的逼问才没让她表现出难堪!”
“我…”铃木园子一时语塞。
她万万没想到,毛利大叔的脑子竟然变得这么好使了。
怎么办…
根本瞒不住啊?!
“没有就是没有啦,毛利叔叔你不要多想。”
无奈之下,为了替闺蜜保守秘密,铃木园子只能死咬着不松口。
但这无异于不打自招。
“果…果然…”
毛利小五郎脸色苍白。
颓然地一屁股坐回到沙发上:
“小兰她真的卷入这畸形的恋情,无法自拔了吗?”
“真的没有…”铃木园子仍在努力争辩:“叔叔你不要想多了。”
“嗯…希望是我想多了…”
毛利小五郎一阵自言自语。
然后又红着一双眼睛,猛地站起身来。
“毛利叔叔,你、你想干嘛?”
“我要自己展开调查。”
毛利小五郎的语气很坚定。
“小兰恋爱案”的调查才刚刚开始,专家调查组里的一位专家就被对方收买了。
看来靠别人是靠不住了。
只能靠他自己。
“我要自己调查小兰的情况。”
“如果她真的像园子你说的那样,没有跟人谈恋爱的话…我再向她道歉就是了。”
“这…”铃木园子愈发为小兰感到紧张。
她无法阻止毛利大叔的调查,就只能替闺蜜旁敲侧击地问道:
“毛利叔叔,你准备怎么调查啊?”
“这我自有打算。”
毛利小五郎很谨慎地没有说出自己的计划。
至于具体怎么调查?
简单…不就是他这十年来干的老本行吗?
追踪、监视、窃听,这老三样使出来,没有哪个小三是藏得住的。
虽然把这些招数用在女儿身上有些过分,但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他也只能采取这样的极端手段了。
不过,现在还有个问题:
“林新一今天在警视厅上班,没有没来。”
“我还没办法观察他和小兰之间的情况。”
抓奸要抓双,奸夫都不在场,工作肯定是没法展开的。
毛利小五郎只能暂且将一肚子恼火都压抑下来,计划着日后再找合适的机会进行调查。
“姓林的小子,千万别再出现小兰的面前。”
“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揭穿你丑陋的真面目!”
他心里正这么想着…
突然,这家女装店的门外,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林新一。
本应该在警视厅上班的林新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毛利小五郎瞳孔一缩,怒火直冒:
这家伙…不会又是翘了警视厅的工作,跑来黏着他女儿吧?
林新一之前基本都是在警视厅根本没放假的情况下,翘班跟小兰一起出去度假的。
度假难道比工作更重要吗?
这一看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毛利小五郎正想站出来说些什么。
但在这家店里,还有另一个人,也注意到了门口出现的林新一:
“新一!”
贝尔摩德微笑着迎了上去。
她的笑容中带着些许惊喜。
“嗯?”门口路过的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停下脚步,有些惊讶地看向与自己在此偶遇的贝尔摩德。
“克丽丝…”在公众场合,林新一一般都直接喊她的假名:“你怎么在这?”
“这我还要问你呢。”贝尔摩德耸了耸肩:“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我好像没告诉你,我今天要来这里购物吧?”
“这…”林新一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贝尔摩德是来这商场里买东西的。
“真巧啊。”
“我今天刚接手了个案子,案发现场正好就在这商场外面。”
“所以在做完现场勘察工作之后,我就顺便来这吃了个饭。”
“没想到,克丽丝你也在这。”
林新一为这巧合暗暗感叹。
而贝尔摩德眉头一挑,有些好奇地问道:
“案发现场就在商场外面?”
“这里发生命案了?”
她看了看周围这一片祥和的气氛:
“怎么完全没有闹出动静?”
“不是命案。”林新一摇了摇头:“是暴力袭击案。”
“而且案发时间不是现在,是昨天晚上。”
“昨天夜里,有位年轻女士在商场外面的电话亭里,被一个蒙面歹徒无缘无故地用金属球棒砸破了脑袋。”
“这个案子今天早上才转到我手上,所以我就现在带队过来调查了。”
“哦…”贝尔摩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这个案子。”
她知道这个案子,是因为那个拿球棒袭击年轻女孩的神秘凶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在最近半个月里,他已经在这家商场附近的公园里,连续袭击了两位年轻女孩。
算上昨天晚上那个,此案已经足足有3名受害者。
这种没有明显动机、没有明确目标的随机性连续暴力袭击,本身就受新闻媒体关注,具有巨大的话题性。
而凶手迟迟没有落网,也不禁让市民群众心生忧虑。
所以这个案子虽然不是命案,但社会影响里却比一般的命案更加厉害。
“难怪警视厅会突然把案子交到你这位王牌手上。”
“是因为昨天夜里又多了一名受害者,让舆论氛围对警方更加不利了吧?”
贝尔摩德读懂了林新一临危受命的原因。
说着,她又不无关心地问道:
“那你查得怎么样了?有线索么?”
“没有。”
林新一无奈地摊了摊手:
案发时间是昨天晚上,离现在都过去了半天。
凶手又是那种上来就打、打完就跑的流窜犯,让人查无可查。
所以,即使他带着鉴识课的专业团队来做了细致的现场勘查,结果也只能是在马路边白白地吃上一顿汽车尾气。
“这个案子没有那么容易。”
“与其指望我,还不如指望搜查一课。”
“因为凶手总在这商场周边区域作案,而且专盯着那些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下手,作案区域和作案目标都有一定的规律可循。”
“所以,搜查一课现在已经带队在商场附近埋伏,准备设诱饵等待凶手现身。”
“说实话…要解决这种案子,还是他们的方法更管用。”
林新一难得地夸了一次自己的兄弟部门。
而他在跟贝尔摩德简单讲解了一番案情之后,紧接着便转身欲走:
“克丽丝,你在这继续逛吧。”
“我在警视厅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
“嗯?”贝尔摩德似乎有些不舍。
她拉住林新一的胳膊,笑着挽留道:
“都在这遇上了,就留在这陪我吧?”
“正好,我可以给你也买身新衣服呢。”
“不用了。”
“陪我逛逛吧…你都多久没陪我了?”贝尔摩德轻轻咬着嘴唇,显得很是可怜。
“别演了…克丽丝。”
“我还得上班,没时间在这坐着发呆。”
林新一离去的态度非常坚定,一点也没有要留下来陪“女朋友”逛街的意思。
而看到这一幕…
毛利小五郎倒是稍稍安心下来:
原来林新一不是特意来黏着他女儿,而是恰巧来附近忙工作的。
不过…还是哪里有点不对…
“这小子…”
“陪自己女朋友逛街,都说要忙工作没时间。”
“陪小兰出去旅游,怎么就能成天成天的请假了?”
毛利大叔越想越不是滋味。
而就在这时,就在贝尔摩德挽留不成,林新一作势欲走的时候。
“林先生!”
“你怎么来了?”
毛利兰有些意外地喊出声来。
她刚刚在货架后面挑衣服,没注意到店门口发生的事。
而林新一在门口跟贝尔摩德打了个招呼就准备离开,也没注意到店里的一众熟人。
直到毛利兰这么一喊。
他才注意到:
“毛利小姐…你…”
“是和克丽丝一起出来购物的?”
毛利兰在这,这不就意味着…
林新一脸色一滞,表情变得非常精彩。
再探头往店里仔细一看:
果然,柯南、铃木园子、毛利小五郎,几位老熟人都在。
这套让殡仪馆赚得盆满钵满的“专业团队”,今天算是在这凑齐了。
“这,难道…”
林新一突然想到了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那个至今都没查出什么线索的案子。
他顿时停下脚步,缓缓走了回来:
“咳咳…我先不回去上班了。”
“就留在这陪你们购物吧。”
先前“女朋友”如何出言挽留都要坚持离开的林新一。
在见到毛利兰后,就这么突兀地转变了态度,坚持留了下来。
“……”毛利大叔一阵沉默。
想到克丽丝小姐刚刚哀求林新一留下时的“可怜”神情…
作为小兰的父亲,他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