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443:持續高能,沈清越慘狀(十更)看書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他的目的是把官鹤山和沈清越一锅端掉,而且还要置身事外,不脏自己手。
果然,玩计谋,谁玩得戎六爷。
七月八号,云淡风轻。
中午一点,大明酒店。
助理张莽敲门进来:“沈先生。”
沈清越手伤还没好,但石膏已经拆了:“准备得怎么样了?”
张莽回话说:“都准备好了。”
中午一点十六分,顾起和阮姜玉从酒店房间出来,直接坐电梯到了负一楼的停车场。。
阮东沛夫妻已经在车里等了。
顾起帮她开了后座的车门,自己没有上去:“我有件急事要处理,你和爸妈先过去,在教堂那边等我。”
她上车:“好。”
顾起转身,去另外一辆车。
“少泽。”
他回头。
她把头探出车窗,对他说:“我在教堂等你。”
他什么也没说,折回去,在车窗外吻她,用力又粗暴地吻她。
他到死也不会忘了那年拳击台上的她,张扬得像暗夜里的魔鬼,而他被魔鬼挖走了心。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ptt-443:持續高能,沈清越慘狀(十更)相伴
魔鬼还不要他的躯壳。
他转身上车,没有再回头。
车开出了酒店,楚未看了一眼后视镜,已经看不到人了:“五爷,为什么不带她一起走?”
明明那么那么喜欢,明明把她当成命,又为什么不要命呢?
顾起声音低落到没有力气:“她不会跟我走。”
楚未没爱过人,不懂情情爱爱那套:“那就绑着她走。”
楚未七年前就跟着顾起,看着他一步一步扩大版图,一步一步让罂粟花开满红三角。
他是很多人眼里的魔,也是很多人眼里的神。
他们五爷想要的,什么要不到。
顾起终究还是回了头,望着后面:“她会杀了我。”
“那就砍掉她的手和脚。”
“我舍不得。”
他说他舍不得。
五年前。
他给了宋稚假的时间和地址,让国内的警察扑了空。
她那么聪明,什么都猜到了,她没有逃跑,闯进他的地盘里,与他对峙:“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的办公室在顶楼,那里是维加兰卡最高的地方,是权利的最顶端。
他说:“半年前。”
她走近他,目光逼视:“为什么不杀了我?”
为什么不杀?
他甚至把知道她身份的人都灭口了,为什么不杀她?为什么还放她在枕边?为什么还把最心爱的枪送到她手里?
顾起抬起手,按在她胸口:“宋稚,你有没有心?”
她拿出枪,枪口指着他心脏的位置。
她身后,十几个人同时拔出枪,全部对准她。
顾起下令:“放下。”
唯一敢开口的只有楚未:“五爷——”
“放下!”
楚未咬了咬牙,把枪放下了,十几个弟兄也跟着放下了枪。
宋稚手里的那把枪是顾起送她的,他最喜欢的一把,枪柄上刻了GQ两个字母。
她大声告诉他,她有没有心。
“**年一月八号,镇守云市边境的七名缉毒警全部被挖出了心脏。**年五月二十三号,乔真景队长一家被活活烧死,**年九月十七,两名一线卧底被你们强行注射冰毒,毒瘾发作后自相残杀致死。”
这只不过是他数不清的暴行中的三件而已,也许不是他做的,但也是他底下的人做的。
宋稚问他同样的问题:“顾起,你有没有心?”
如果有,一定是黑的吧。
她手指扣住扳机。
“砰!”
“砰!”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
宋稚的那枪打在了顾起胸膛,偏离心脏三厘米。楚未的那枪原本对准的是宋稚的脑袋,顾起拉了她一把,子弹擦过她头部,也打在了他胸膛。
“五爷!”
那次,顾起丢了半条命,从此退出国内市场。
宋稚头部受伤,成了植物人,躺了四年,醒来后却没了记忆。
下午两点四十分。
白玉港在帝都与珠市的分界线上,缉毒队的人上午就过来潜伏了,等了四个小时,却没有半点风吹草动。
伪装成渔民的老朱坐不住了:“杨队,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杨成章把渔网撒出去,动作有模有样:“稍安勿躁,接着等。”
宋稚没有拿到最新的交易信息,到底行动有没有暴露,还得不到确认,只能先按原计划进行。
下午两点五十五分,阮姜玉接到了电话。
杨成章这下可以确认了:“我们的人里的确有对方的卧底,行动暴露了,交易地点不在白玉港。”
行动暴露了,那她也暴露了。
阮姜玉挂掉电话,把头上的白纱盖上。
教堂里没有别人,她一个人坐着,在等他。
黑海位于建州境内,离帝都市内有一个半小时车程。
下午两点五十八,离黑海三千米远的桥上,停了一辆宾利,纯黑色的车身,车窗紧闭。
沈清越静静地等着,手指落在座椅的真皮垫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三点整,他的手机响起。
他看了来电后接听。
“沈先生,顾五爷已经到了。”
顾五爷敢亲自出马,那就说明不会有警察。
沈清越挂掉电话,吩咐主驾驶的张莽:“开车。”
一刻钟后,宾利抵达了交易地点——黑海五号码头的一辆游艇上。
顾起靠坐在一个木箱子上,指尖夹着一根烟,已经燃掉了半根:“你迟到了。”
方提和楚未一左一右站在他后面,四周都是他们的人,有白种人,也有黑种人。
沈清越带了二十几个人,他走在最前头,拄着导盲杖:“抱歉,路上堵了。”
他怕顾起唱空城计诈他,所以故意晚来了一步。
顾起把烟扔在甲板上,用脚碾碎,头上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帽子上绣了一柄枪,帽檐的阴影落在眼睛里。他穿着黑色衬衫,袖子挽着,手臂的肌肉张驰有力。
“验货吧。”他说。
沈清越回头使了个眼色。
得了指令后,一个男人上前,打开木箱子,用刀子割破其中的一包,蘸了点,嗅了嗅。
这是红三角目前能提炼出来最纯的货。
精华玄幻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txt-443:持續高能,沈清越慘狀(十更)展示
男人验完货,对沈清越点了点头。沈清越吩咐下去,一手接货,一手交钱,钱不是用现金,都是用钻石。
整个交易用时不到十分钟。
顾起下船之前,沈清越叫住了他。
“五爷,给你个忠告。”沈清越手里的导盲杖敲着甲板,不轻不重,一下一下,“不要轻易把弱点放在一个女人身上。”
会败得很惨。
顾起左手插着兜,侧着身子,耳朵上黑色的耳钉在太阳下闪着光:“我也给你个忠告,不要轻易打我的主意。”
打他主意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沈清越载货的船沿着黑海下游,驶向了茂东市的方向。
顾起没有立刻离开白玉港,车在码头停了一会儿,他靠着车门抽了根烟:“把定位给穆里发过去。”
方提打了个电话吩咐下去。
他们的货里藏了定位,这批货可不是什么人都要得起的,五爷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方提挂了电话,上前:“五爷,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顾起把烟掐了,单独上了一辆车。
傍晚六点十八分。
载货的船停在了茂东码头,沈清越下了船。
西山的夕阳正在往下落,把天边染成了一片火红,像画家用水彩不均匀地泼出来了一幅画,浓墨重彩,颜色艳丽而有层次。
码头上已经有人在等了,是个中年男人,他带着一伙人,等候多时。
“沈先生。”
沈清越吩咐:“把货安排下去。”
中年男人回话:“是。”
搬货的人刚上船,远处的灯塔突然亮了,毫无预兆。
随后,传来一声:“Put your hands up。”
是非常纯正地道的英文。
话落,枪声随之响起。
有埋伏!
几十个保镖立马上前,把沈清越挡住,为首之人说:“沈总,我们掩护你,你快走。”
是谁?
纪佳?顾起?还是戎黎?
“砰砰砰!”
枪声打乱了沈清越的思绪。
来的是穆里·克里斯。
顾起说了,这货谁抢到就算谁的,LYD绝不追究。
“沈先生。”张莽上前去给沈清越领路,“快走!”
对方人太多,各个都是强盗中的好手,杀人不眨眼,沈清越雇的人根本不是对手,他咬了咬牙,拄着盲杖仓惶而逃。
张莽提前准备了一艘小艇,是沈清越吩咐的。沈清越多疑且缜密,早就布置好了退路。
张莽先上去:“沈先生,你把盲杖先给我。”
天也快暗了,沈清越眼睛不好,根本看不清,他把盲杖递给张莽,张莽再用盲杖给他引路,拉他上船,可他伸手刚要去抓住盲杖的时候,盲杖却换了个方向,错开他的手,拄在他胸膛上,用力一推。他往后趔趄,眼镜掉在地上,灰蒙蒙的一双瞳孔没有焦距。
小艇上的张莽突然咧嘴一笑,把盲杖用力一掷,扔进了大海里,他拍了拍手:“你还是留下吧,别浪费了我们顾五爷的一片心意。”
沈清越视线模糊,只看得到个轮廓,他眼角发红,脖子上的青筋鼓着,血液在翻涌:“你是顾起的人?”
张莽吩咐小艇上的水手开船,然后扭头挥了下手:“拜拜咯。”
小艇开走了,开得飞快。
顾五爷的人?
他当然不是,那他是谁的人呢?戎六爷吗?更确切地说,他是金钱的奴隶,他是“钱”的人。
枪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嚣张。
“砰!”
子弹打进了沈清越的后背,他整个人栽进水里。
六点五十七分,天已经暗下去了。
纪佳在LYS电子的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戎黎终于出来了。
她走上台阶,迎上去:“等你很久了,戎六爷。”
戎黎手里拿这个很亮的手电筒,他抬起来一个角度,把光打在纪佳身上,上上下下照了一番:“有事?”
“有件事想找你确认一下。”纪佳不拐弯抹角,就打直球,“从哪一步开始,是你的手笔?”
四周很暗,戎黎披着一身很漂亮的人类皮囊,像地狱里的魔鬼:“从官四的那个小情人开始。”
纪佳算了算,那这盘棋至少两个月前就开始了。
官四的那个小情人挑起了官四和沈清越的矛盾,戎黎把阮姜玉这个诱饵抛给她,她为了把官四弄出来,又把诱饵转手给了沈清越,而这个诱饵最后成了顾起杀掉沈清越的动机。
她、官四、沈清越、顾起,全部都在戎黎的这盘棋里,还有各方势力的眼线、强大的情报网,全部都在这盘棋里,然而戎黎他自己,一滴血都没沾。
纪佳佩服佩服啊:“六爷不愧是借刀杀人的高级玩家。”
“给你个建议。”戎黎把手电筒往上提,照着纪佳的眼睛,“什么都别做,不然顾起第一个要灭的就是你。”
毕竟这份诱饵是她给了沈清越。
漂亮。
纪佳无话可说。
戎黎打着灯走了。
纪佳接了个电话,阿明打来的:“佳姐,四爷说里面的饭太难吃了,让你快点把他弄出来。”
戎黎要端了LYH华娱,谁能阻止得了,阻止了这次也还会有下次。
是时候辞职了,纪佳最后帮前任老板售后一下吧:“跟他说,好好认罪,争取减刑。他的财产我会帮他清算,让他宽心,我会让他在里面吃香的喝辣的。”
晚上八点,LYH董事长因嫌非法交易被拘留调查一事上了新闻头条。
LYN酒店破产才多久,LYH华娱跟着就出事了,圈内有传闻,说是有人在搞锡北国际,接下来要遭殃可能是LYS电子,或者LYG物流。
锡北国际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所有事情都按着戎黎的预设在进行,只有一件事出乎了他的意料,顾起没有回斯兰里,也没有回维加兰卡。
戎黎只是想借顾起的手,端了沈清越的窝,其他LYD和缉毒队的事,跟他无关。阮姜玉是这个棋盘里的变数,她恢复了记忆,改变了顾起的轨迹。
晚上八点五十八分,顾起出现在了教堂。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