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第二百四十七章 投資大鱷彭昱衡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
小說推薦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我成了战神反派他爹
彭昱衡,魔都一位重量级的投资大鳄。他的名下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公司,他最擅长的便是投资。
他将自己的钱投入到各个项目中,占据股份,获得分红。
他没有属于自己的公司,可是他所入股的公司和项目高达一百多,堪称魔都第一投资大师,个人资产已经无法估量,甚至很多人认为他和魔都首富是同一个级别的。
此人也非常低调,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养花弄草和钓鱼,只是三十几岁的人,便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并且非常享受那种恬静的惬意。
相比之下,赵括是一个手段高超的商业大鳄。他只是一个出生于中产家庭的孩子,可却用了二十年的时间,便成为楚州最有财富的几个人,打破了楚州被各大财团垄断的局面,被楚州人称之为新时代的英雄。
四十二岁的赵括正处壮年,事业蒸蒸日上,旗下的金融公司银行更是遍地开花。他也一直在大刀阔斧,扩展自己的势力。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江河旅游区。
这里便是今日举办聚会的地方,因为事关重大,总督大人要亲自把关,所以并没有以招标会的形式,而是将所有提督大鳄全部都聚集在这里。
江河涛涛向东而流,黑色的鲤鱼时常会跳出水面。河边的野花随风飘扬,远处的山林中迷雾重重…
只是一眼便会爱上这里,想要留下来度过余生。
在江河边上,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人正在钓鱼,闭目坐在矮凳子上,一动不动,宛若睡去。
“现在有些男人真是不上进,不努力赚钱,让妻儿父母过上好日子,每天只知道钓鱼,徒劳浪费大把时间罢了。”
“是啊,他已经在这里钓了五天的鱼了,才钓上来两三条,都不够吃饭的。我若是养了这样的不孝子,直接掐死算了。活着也是浪费空气。”
几个穿着精致的女游客,路过钓鱼者身边的时候,嘲讽起来。
钓鱼人好似真的睡着了一样,依旧是一动不动的。
风景区的服务生出现,将陈生几人引到一旁的棚子里面去。
“我们这里面没什么上好的茶水,几位将就着一点吧。我们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新鲜的,特别是野菜和江河里面的鱼虾,全部是纯天然的,几位一定要品尝一下。”
服务生一边倒茶水,一边推荐菜单。
聚会是在晚上,据说要举办三日。这三日的开销和食宿全部都得自己解决,服务生们更是卯足了力气,想要创造好的业绩。
“好啊,不过鱼的话,我想要那个人钓上来的鱼。”陈生指着垂钓者说道。
优美小說 我成了戰神反派他爹笔趣-第二百四十七章 投資大鱷彭昱衡分享
服务生扭头看去,只见垂钓者猛然间睁开眼睛,甩动鱼竿。一条三四斤重的黑鲤鱼被甩到岸上,一阵挣扎蹦跳。
“先生,这个只怕不行。这位客人来了五天了,可是脾气很怪异,从来不和任何人接触。他钓上来的鱼,我们老板也想要购买来着,可是每一次都被他无情拒绝,无论多少钱都不卖。”
“最可恨的是,他竟然嫌弃我们这里的园林设计的不好,想要让我们修改过来。就他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又有什么审美可言?”
服务生絮叨起来便比不上嘴巴,各种说垂钓者的不好。
听到这些话,何琳琳却心中一震,对花草垂钓感兴趣,难不成是彭昱衡?可是她这些天一直关注,并没有彭昱衡来到江北的任何消息。
“呵呵,你去找他吧,就说我这里有上好的茶水请他品尝,他一定会来的。”
陈生笑呵呵的从口袋中掏出来十几张红票子,递给服务生。
服务生是万般不愿意,可看到红票子之后,立刻笑容满面的答应下来。十几张红票子,相当于他十几天的工资呢。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个奇怪的垂钓者能够给陈生面子,十之八九还是会碰壁的。
“这位先生,那边有位客人想要请您喝茶。”服务生走到垂钓者身边,不咸不淡的说道。
垂钓者扭头看了陈生一眼,答应下来:“好,你将鱼带到后厨去处理了,送给这位朋友做午餐。”
答应了?还没等我开口?怪脾气的大叔怎么突然之间转了性子?
接过来鱼,服务生满心诧异的去了后厨。
“彭先生,我这里的茶水比较独特,请您来品尝一下。”陈生起身,礼貌邀请。
“陈先生客气了,既然如此,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彭昱衡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他品过了千万种茶水,可唯独分辨不出来,茶壶里面的茶叶是什么品种。
他坐下来,端起来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瞬间唇齿留香,香气通过喉咙,沁入到心肺之中。那舒服的感觉,如同洞房花烛夜,让他忍不住想要低吟。
他真的是魔都第一投资大师,彭昱衡?何琳琳吃惊的差一点惊掉了下巴。她这几天一直在关注彭昱衡,不曾想此人早已经来了。
仔细一想,她的确只关注这三天的人员流动。彭昱衡五天之前便来到了这里,并且深居简出,她自然探查不到。
可是,五天之前,大学城项目还没有丝毫风声,更没有人会想到,总督会选择一个旅游景区作为聚会的地方。
可是彭昱衡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这是巧合吗?
当彭昱衡沦陷在茶水之中的时候,何琳琳的大脑一直在活跃。
“你怎么知道的?”何琳琳用困惑的目光询问陈生。
“此人是大学城项目的背后操控人之一。”陈生小声回应。
这才是彭昱衡的可怕之处,没有好的投资机会,他便给自己创造一个投资机会。
何琳琳的嘴巴张的更大了,这一切都解释清楚了,可也让她看到了彭昱衡的可怕之处。
“好茶…”
足足几分钟后,彭昱衡才睁开眼睛,由衷的赞叹一声。
“陈先生,我品过世间无数种茶水,可唯独品尝不出来这是什么茶。陈先生是否可以赐教呢?”彭昱衡迫不及待的询问。
茶水入口,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在悄悄变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