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超能仙醫 愛下-第九百一十章 病情惡化!展示


超能仙醫
小說推薦超能仙醫超能仙医
“你让她来这里休息的?”
短瞬的错愕之后,林若雪猛然回头,只敢用气声开口。
如若全秀贤苏醒,她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这一幕。
而此时的唐锐,同样满脸懵逼。
“我记得,当时她说去倒杯酒,然后就没再见过她了,还以为她跟你提前打了招呼离开,谁知道她竟然……”
唐锐回忆起丝丝细节,却不等说完,就被林若雪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双美眸狠狠瞪视过来,林若雪压低声音:“不会小点声吗,万一吵醒她的话,一会儿该怎么解释?”
“唔。”
正此时,床畔传来了一声嘤咛。
唐锐两人再度僵住。
只见全秀贤伸了个懒腰,面色艳若桃李,眉眼之间,娇羞如丝,最让人欲罢不能的是,肩膀上衣袖微微滑落,雪白香肩小露,更多了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
“我这是还没梦醒么,怎么看见林总和唐先生……”
睡眼朦胧,口中也呢喃出声,但很快,全秀贤就瞪大眼眸,整个人都直起身子,“你们怎么在这里的!”
林若雪触电般收回手臂,用力的背在了自己身后。
这动作无疑更把尴尬的气氛推向了顶点。
最后还是唐锐率先打破沉默:“貌似是你让我们借住在此,然后吧,目前我就住在这个房间。”
“啊?”
自己竟然睡在了唐锐的床上?
全秀贤更是羞赧到极致,怯怯下床,站在一边,“林总,我只是不胜酒力,所以才上来小睡片刻,我跟唐先生其实没什么的,我,我还是先回去吧,桃花劫刚刚面世,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安排。”
话落,她提起床边的高跟鞋,都顾不得穿上,一溜烟跑出房门。
徒留这满屋的微妙气氛,以及淡淡的香水气息。
只是当她钻回车里,突然又想起来什么,懊恼的捶打方向盘。
“我为什么要向林总道歉啊?”
“唐先生明明是单身,我追求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真是个傻子,等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跟林总把话说清楚。”
自责了半晌,全秀贤这才启动车子,悻悻然的离开这里。
而听到引擎声渐行渐远,房间中氛围也稍显轻松。
唐锐耸了耸肩膀,一副光棍的语气说道:“你也听到了,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
“我也没说你们有什么啊。”
林若雪轻挑黛眉,好笑道,“不过呢,如果我没有发现你金屋藏娇,就说不好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了。”
唐锐一怔,随即才察觉出一件事。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超能仙醫討論-第九百一十章 病情惡化!熱推
那就是林若雪心里其实跟明镜似的,说这些话,只是在故意岔开话题。
因为在这之前,他分明是要上演霸王硬上弓好戏的。
“我突然想起来……”
唐锐口吻轻佻,脚步也在不断上前,“因为全秀贤的出现,我们的节目被中断了啊。”
“什么节目?”
“啊,你快把我放下来!”
“至少换一个房间啊,全秀贤刚刚睡在这里,我接受不了。”
于是,在林若雪的强烈要求下,两人换到隔壁卧室,砰的一声门响,也把这满屋春光彻底关住。
而接下来几日,时光仿佛慢了下来,桃花劫有着三品美酒的光环加持,根本无需任何操作,就能轻易搅动整座市场,至于韩东旭那边,也没有关于色.欲的消息传来。
这也让唐锐和林若雪两个人,真的像是度了一场蜜月,每天都是没羞没燥的生活。
“这些天有点太·安静了,你不觉得吗?”
一日清晨,两人刚刚做完早间活动,林若雪斜靠在唐锐臂弯,摆弄着手机说道,“韩东旭那里一直没有动静,不会是有什么变故吧?”
“玄镜和珍露之间的合作,已经步入正轨,换言之,他跟我们早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如若出现变故,他要能抗住这相应的代价才行。”
唐锐帮林若雪打理稍稍凌乱的发丝,声音微沉,“比起这些,我反倒更担心全秀贤一点。”
“嗯?”
林若雪一怔,随即打趣开口,“怎么,还不许人家冷静下来,发现你其实也就这样啊!”
“什么叫也就这样。”
唐锐脸色一板,“你这个评价,我不能苟同。”
林若雪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
唐锐正色下来,说起前两日那次庆祝酒宴,“当时我发现,全秀贤的鼻假体出现了轻微的炎症,虽然不算严重,但如果继续恶化,后果很可能会不堪设想。”
扑通。
林若雪一瞬间坐直身体。
“原来她真的整容了吗?”
先是疑问一句,随即林若雪脸色便浮现几抹担忧,“我听智恩发消息说,全小姐自前天下午开始,就没有去过公司了,本来我以为是她劳累过度,就想着歇一歇也好,但听完你这些话,事情好像要严重的多,不行,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飞快拨出全秀贤的号码,可听筒中传来的,是冰冷的嘟声,无人接听。
唐锐眉头也渐渐皱起。
如果说前天开始,炎症就已经加重的话,那直到现在,很可能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
“联系李智恩,想办法找到她现在的位置。”
唐锐再没有废话,一个箭步下床。
而这时候的全秀贤,正站在延世附属医院的贵宾室,像只无头苍蝇般来回踱步。
在她脸上,蒙着一个巨大的白色口罩,但贵宾室中还有两位候诊病人,他们都能依稀看到,在鼻翼位置,口罩已经晕出来些许鲜血,让人不由得皱住眉头。
精彩玄幻小說 超能仙醫 起點-第九百一十章 病情惡化!分享
嘎吱。
那扇冰冷的门总算打开,一名男医生神色匆匆的赶了过来。
如若唐锐和林若雪在场,一定会感叹世界的渺小。
这男医生不是别人,正是在机场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金志勋。
“金医生,你终于来了。”
全秀贤蹭一下起身,满眼的忧色痛苦,“上次你给我做的鼻假体好像不太对劲,这两天我的鼻子越来越疼,而且还慢慢烂掉了。”
说话间,她把口罩褪下了两寸。
屋内其他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只见她整个鼻尖,都变成了血红颜色,皮肉溃烂的不成样子,被口罩稍一摩擦,更是血流不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