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醫路坦途討論-517 傳統讀書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茶素医院,现在官方名称比较混搭。茶素人民继续叫茶素市医院,中医院之类的还没被吞并的和政府的人直接喊茶素省院,至于茶素市医院自己的人,内科的自己说是中庸教学医院,外科的说是联合医院。
但,总的一句话,茶素医院中工作人员的精神面貌都有了变化。因为医院不光是升格了,工资也升格了,对于普通的工作人员来说,这是最实惠的。其他,都是浮云。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517 傳統分享
不管升格不升格,每天干的还是以前干的活。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年底的脚步也越来越近。除了一些老病号,其他患者相对往日来说也少了很多。
所以,医院的工作人员也随着普通市民迎接着年底的到来。随着茶素医院这两年的发展,就好像一个药引子一样,让医院周边发展的竟然还挺不错的。
比如两个五星级酒店,还有高新区的各大医药器械公司,特别是医药器械公司,造就了不少就业公司。当然了,这种规模的新企业放在内地或者大城市,都不见冒泡。可在小城市就不一样了。
而茶素医院,准备着慢慢的开始发年货了。这是边疆的企业的传统,早年的时候,因为各种交通和贸易的不发达,往往一些企业的产品必须靠着当地购买才能活下来。
政府也就忙着帮忙,给各大企事业单位下发任务。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习惯。
今年是张凡正儿八经当院长的第一年,以前的时候虽然也是院长,可名义上欧阳还是老大,现在不一样了,张凡当家做主了。
周一的清晨,就有一大帮人守在张凡办公室的门口,不过张凡上班就没去行政楼,直接去手术室做手术去了,一台髌骨骨折的手术,冬天的时候,这种骨折是最多的,往往天寒地冻,一个不小心,滑到跪下,膝关节的盖子髌骨受不了这种冲击力,就碎了。
这是老年人居多,而年轻人,往往都是破头的。特别是往往年底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分手也算KPI,很多人在这个时候,选择分手。和平一点的,分手还是朋友。不和平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而且,往往都是在夜晚分手,往往动手的都是女性,最奇葩的是,这几天在茶素医院流行着这样的说法:我要做最甜的女生,要用最好看的瓶子,把前男友的头打成,最好看的形状。
形状好看不好看,不知道。可急诊中心或者脑外的医生最烦这种破头手术。缝合这种破头用不了几针用不了几线,可肉里挑玻璃碴子就是个相当麻烦的事情。
有时候,玻璃碴子扎了一头,扎的如同刺猬一样,医生要是挑不干净把头给缝上,好了,半年以后,小伙子绝对脑袋上能长个不明包包。
所以,这几天急诊中心就比较忙了。张凡早上进入手术,一直做手术到了中午。医院这个行业,特别是一个地区的龙头医院,手术根本就做不完。
这几天没有大手术,全是小手术,而且还是一个比一个急的手术。张凡带着骨科新来的轮转医生帮着做一台是一台。
“张院,我们骨三科现在人手实在不够了。”周成福做完自己的手术,跑到张凡手术室来和张凡打招呼。
“我这不是来给你们帮忙了吗,现在年底了,到处缺人,你让我给你变,也变不出人来啊!”
以前的时候,张凡当医生,总觉的领导抠门,一点都不大气,缺人招人不就完了吗,地域不好加工资薪水不就解决了吗?
等张凡坐上院长的这个椅子后,他才明白,医院是个浪费大户,一天浪费的各种材料就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而且,别看盖个大楼什么的好像挺贵,其实最贵的是人工。
周成福现在是骨三科的主任助理。王亚男和许仙都不怎么服气,所以,周成福既要在领导面前表现,有要安抚科室的医生,也算是明白了当领导难处。
对于这种情况,张凡就会装糊涂,他绝对不会参与到下级科室之间的内部矛盾,他是仲裁者,出问题打板子就行了,一旦介入,绝对会被人说一碗水端不平。
所以,有能力就自己摆平,没能力就下台,这就是张凡对于各个科室甚至是医院中层的要求。
打发了周成福,没一会,肛肠科的顶梁柱王子鹏也来了。小伙子考上执业医师后,就被张凡送到了山华进修了一趟肛肠,回来以后,虽然是个住院医,但肛肠科的手术几乎都是他在做。
华国一个肛肠科,一个妇科,还有一个手外科。公立医院实在是发展的特别费事。而茶素医院,早先的肛肠外科主任娶了小老婆后,就跑去南方捞金,肛肠科连个痔疮都做不下来。
所以,现在王子鹏进修回来以后,已经打出茶素护菊大队的称号了,小伙子也吃苦,半年的时间,一天都没有休息过,不论是正常上班还是节假日周末,几乎天天泡在医院里。
“张院,嘿嘿!”王子鹏站在张凡身后,帮着张凡紧了紧手术衣。
“干嘛?王主任!”张凡调侃的说一句。
张凡现在已经有点心得了,对于这种年轻人,听起来好像是他在调侃,其实这就是一种鼓励。
“没事,没事。好久没见您了,我就进来打个招呼。”王子鹏略带羞涩的笑了笑。
“行了,见也见了,没事就走把。你们现在找我,我都害怕。”
王子鹏走了,张凡一边做手术,一边寻思,“这小子从初一就谈恋爱,竟然最后和他的小女友成了正果。可这么羞涩的家伙,竟然都能从初一到现在,也是奇葩啊!”
手术室的大门合拢开开,一会一个人。
手术做完了,王亚男也进来了。她和骨三科的几个副高今天做髋关节置换,做了一早上。
见到张凡后,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张凡瞅了一眼,没搭理她。
等了半天,看张凡没反应,王亚男不高兴的说道:“我现在已经不是团员了!”
“嗨!你是不是团员,是不是党员的,和我说有啥用,这事去找欧院,她现在是书记。”
“你们当领导怎么和我妈一样,不停的催着我相亲,我不结婚是不是碍着你们升官了!”
王亚男一头的官司。
张凡一听,赶紧拉着她进了休息室。
“你都多大了,还说话没招没调的,什么情况?”
“医院的团a委,组织相亲,而且还给我弄了一个什么领队!我丢不丢人啊,好像嫁不出气,带队找男人一样!”
“额,这个老陈啊!”张凡叹了一口气。“行了,你的团长被免职了。不去就不去。”
张凡对于边疆的这个习俗,怎么说呢,反正是抗拒也不算,就是不太赞成。
往年的时候,每到年底,老陈就会组织着医院的年轻医生和年轻护士和各大单位开联谊晚会。
对口单位还特别多,上到政府,下到学校公安局,反正是有年轻人的单位,都是茶素医院的联谊对象,而且全是事业单位的,用老陈的话就是这都是经过政审的!
这种联谊,其实不是说医院的领导闲着没事干,而是为了留住人才。早年的时候,边疆为了留住人才,是发老婆的。可现在发老婆成本太高,再发就破产了。
所以就弄成了相亲大会。
而且,老陈都做出经验了,什么男女插花坐,自我介绍,交际舞,做游戏。反正老陈要是退休以后,去个婚介所找工作,一点问题都没有。
李辉的生物老师,就是在相亲会上认识的。然后对眼开泡,有了孩子以后,李辉想跑都跑不掉。
而现在张凡觉得,没必要。茶素医院现在已经有底气了,不怕别人跑了。
不过对于这种传统,张凡也不好说什么。而且,随着茶素医院的升格,现在医院有编制的医生都是香饽饽,如果护士有编制,更是一女百家求。
早上的手术做完。张凡也没吃食堂送到手术室的饭,直接去了职工食堂。
现在的职工食堂,就像是一个美食街一样,档口很多。谁家的菜不好,谁家的饭不好,不用医院赶,他自己就因为没生意走了。
张凡对于医院的误餐补贴直接发钱,也不发卡。
“张院!”
“张院好!”
“张院来吃饭啊!”
一路几乎都是点着头来过来的。以前的时候,张凡还会站着和打招呼的人聊两句,现在也不聊了。
打招呼的人太多,而且如果全都聊几句,也别吃饭,最主要的是,不能给别人一种错觉,哇,张院重视我了,是不是下一批就让我去进修啊!
过油肉拌面,张凡刚端着碗坐下,老陈就追来了。
“吃了没?没吃,一起吃点,吃了,就等我一会。”
“正好,我也没吃,我陪张院吃点!”
不知道真没吃还是假没吃,老陈也端着半碗饭过来了。
一边吃,一边聊。
“年货怎么办?”老陈看着周围没人,就悄悄的问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