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七百六十三章 傷推薦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小征,能看到了吗……谢谢……谢谢……”
院子边,中年女人搂着自己孩子,有些欢喜着说着,又再转过头,感激着,朝着顾小影,朝着廉歌道着谢。
男孩则依旧站在原地,任由他母亲搂着,低下头,有些沉默。
这边,跟在女人身旁的女孩,朝着那男孩望了望,抿了抿嘴,又将头低下去些。
旁边,鲁弘正望了望那中年女人,又再望了望那男孩,眼底有些疑惑,
“……廉大师,这位姑娘也懂这些鬼怪的事情,会驱邪超度吗?”
张了张嘴,望着那男孩,鲁弘正再转过头,出声说道,
“不会。”
看着那男孩,廉歌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治好了。”
顾小影重新走回到了廉歌身侧,笑着同廉歌说道,
微微笑着,对顾小影点了点头,廉歌没再说什么,再转回了视线。
“……那……小征他……”
鲁弘正再转过头,望着还被中年女人搂着的男孩,张了张嘴。
……
“……小征,能看到妈妈了吗,看得清楚吗……总算是能看到了,总算是能看到了……”
中年女人搂着自己孩子,说着,眼眶有些泛红,
“……妈妈就怕,妈妈就怕……总算是能看到了……小征,快谢谢这位姐姐,谢谢廉大师……”
站起身,擦了擦泛红的眼眶,中年女人再赶紧对着自己孩子说道,
男孩闻声,再抬起了头,先是朝着那女孩的方向望了望,再转了头,望了望廉歌两人,又再沉默着,低下了头。
“……怎么了,小征……”
中年女人看着自己孩子的模样,赶紧又再出声问道,
见男孩不说话,又再抬起头,望了望院子边其他些人,
看着其他几人的模样,
欣喜过后,也渐渐回过神来,
“小征……”
中年女人低下去些头,再看着自己孩子,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
只是唤了声自己孩子过后,又再止住了声。
而男孩,则再抬起了头,
抿着嘴,望着他母亲,紧跟着,又将头再低下去些,
“……妈妈,对不起……”
声音有些低的,男孩说着。
“……没事儿……没事儿……眼睛没事儿就好,能看到就好……”
中年女人低下头,望着自己孩子,停顿了下,只是伸出手搂着自己孩子,带着些笑容,出声应着。
“……廉大师,鲁村长……既然小征他眼睛已经没事儿了,能看到了。那我和小征,就先回去了啊。”
牵着男孩,中年女人再抬起头,对着廉歌和鲁弘正出声说道。
“成……”
鲁弘正望了望那男孩,再看向中年女人,点着头,应了声。
“……走吧,小征,我们回家去。”
低下去头,对着自己孩子说了句,中年女人就准备带着自己孩子离开,
“……妈妈,能不能再等等……”
男孩站住了脚,手拉住了他母亲,抬起头,对着他母亲说着,再转过头,望了望那低着头的女孩,
中年女人闻声,先是看了看自己孩子,再转过头,看了看院子里几人,
“……好,那我们就在待会儿……”
说着话,中年女人带着男孩往着旁边再走开了几步,在院边停下了脚。
……
“……廉大师,这……”
旁边,鲁弘正望了望那中年女人和那男孩,再转回头,张了张嘴。
转过视线,看了眼鲁弘正,廉歌再转过目光,看了眼院子里,灯火下站着的几人,
站着鲁弘正旁边不远的男人,先是抬起头,看着那男孩和女孩,久久停顿后,又再低下头,如先前一样沉默着。
女人搂着自己女儿,站在隔着屋檐下不远的院边,看了看那男孩过后,又再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女儿,没说话,只是伸手扶着自己女儿的手背,搂着。
女孩站着,抿着嘴,低着头,沉默着。
女孩和女人身后,那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有些浑浊的目光转动着,抬着头,望着女人,女孩,最后再望了望那男人,顿了顿动作,再佝着腰,低下了头。
“……廉大师,要不我们先坐下讲吧……”
“……媳妇儿,去搬几张凳子出来,倒几杯茶吧。”
旁边,鲁弘正望了望院子里几人,再站了站脚,转过头对着廉歌说了句,又再回过身,对着旁边那还站在院子边的妇人喊了声,
“……诶。”
妇人应了声,便转过身,从旁边院子穿过,走过旁边户房屋里。
“……廉大师,你看这现在是……”
看着妇人走进屋里,鲁弘正再转回头,看着廉歌出声问了句,
又再转过头,望了望那站在院子边的中年女人和那男孩,
“……昨晚上,我屋里也闹出过动静……廉大师要不我先带您去我屋里看看……或者这进去常孝他们屋里……看看那个常孝他屋里老人的房间?”
再站了站脚,鲁弘正转回头,再出声问着。
“不用了。”
转过视线,廉歌摇了摇头,出声说了句,
再转过目光,廉歌看向了那女人和那女孩,
“这位大姐,能劳烦你跟我讲讲,你额头上的伤是哪来的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闻声,那女人转过头,看了看廉歌,停顿了下,还没说话,
“……摔得,前几天在门槛上摔了跤,额头磕在地上。”
旁边,那一直沉默着的男人,这时候抬起了头,出声应道。
女人沉默着,没再出声说话,
女人旁边,女孩抬起头,望了望自己母亲,再朝着男人看了看,抿了抿嘴,又将头低下去些,
“廉大师……这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讳,冲撞到了……还是就是那屋里的老人……”
鲁弘正听着话,抬起头,望了望女人额头上的一块还发肿的乌青。
闻声,廉歌没转回视线,也没应声,依旧看着那沉默着的女人,
“这位大姐,能不能劳烦你,把你上衣的衣袖挽起来。”
语气平静着,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闻声,站在一旁的男人脸色有些变了,望了望廉歌,又再望了望那女人,紧紧盯着那女人,
那女人听到廉歌的话,沉默了下,将一只手抬了起来,伸出手另一只手,一点点挽着身上衣服遮掩到手腕的衣袖,
衣袖一点点往上挽着,渐露出了女人的手臂,
手臂上,有些粗糙的皮肤上,带着些已经结痂脱痂的旧伤痕,和覆盖在旧伤痕上,一道道,块块,还红着,还乌青着的淤青,伤口。
将一只手的衣袖挽到了手肘的位置,女人顿了顿动作,又再伸出手,将另一只手的衣袖也一点点挽了起来。
停下动作,女人伸出着两只挽起了衣袖的手。
两只手臂上,新旧伤痕,乌青淤青从手腕处,一直往上延伸着,延伸到还被衣袖遮挡着的地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