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32、時間成本有點高啊展示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办公室内。
大家也是对丁警官佩服的五体投地。
要说体制内的这些小九九,看来丁警官是摸得比较透彻了。
几名新警员,甚至如获至宝的记录下来。
虽然自己不太回去考虑这些,但家里的亲戚或许用得上。
现在又快是春节假期,走亲戚什么的,只要将这些东西随口一提,那在亲戚面前,都会感觉你很厉害的样子。
何俊超噗笑着说道:“我说老丁,既然你看得那么明白,那你当初为什么做警察?你去这些文旅局什么的做条咸鱼不是挺好吗?”
“这不一样。”丁警官摆摆手,也是不由分说道:
“我们不能站在现在的高度,去批判当年的自己,这不公平,如果重来一次,以当年的阅历和心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没错,我同意老丁的意见。”王警官也是深有体会道:“关键是当年都是愣头青,哪里知道这些部门会很舒服?”
“但凡能再有一次选择的话,估计我还是会选择当警察,因为青春的热血不可辜负。”
虽然王警官咸鱼多年,但此刻这些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大家都相信是真的。
毕竟当年的王警官也是热血青年。
就跟现在的许多新警一样,大家的心里都想着要在警局建功立业,有所作为。
也如丁警官所说的那样,不能站在现在的高度,去批判当年的自己,这不公平。
如果重来一次,以当年的阅历和心智,许多人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顾晨见大家都开始感慨人生,也是不由笑笑说道:“关于如何做一条体制内的咸鱼,这种讨论可以就此打住了。”
“干一行就得有干一样的样子,没那么多矫情。”
“顾晨,你不懂。”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苦笑着说道:“你是年轻有为,职业生涯都是顺风顺水。”
“你要知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警局的未来之星,那也是被赵局寄予厚望的。”
“但希望越高,失落越多,就像我,当年的QQ签名是什么?莫欺少年穷。”
“可现在呢?莫欺中年穷,这就是向生活妥协的结果。”
“但是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充沛的精力,你小子未来的路还有很长,足够你用余生去体验。”
“所以,你要体谅我们这些老同志的矫情,尤其是干到警督级别,这个级别是最累的。”
“好吧。”理解王警官的矫情,顾晨还是妥协着说道:“就吃一次。”
“哈哈,这就对嘛。”王警官见顾晨还算接地气,不由干笑两声。
其他警员也都淡淡一笑。
似乎大家在体制内,但许多东西却并不是很理解。
或许体制内工作就像一面照妖镜,各路牛鬼神蛇都能显现。
尤其是这个社会上最聪明的一群人,往往都集中在体制内。
……
……
下午4点。
江南银行那头忽然打来电话,直接打到了刑侦三组办公室。
卢薇薇拿起电话接通了一番,开始用便签记录在案,这才嗯道:“了解,我们会尽快更进,好的。”
挂断电话,卢薇薇将便签撕下,直接走到顾晨身边道:“顾师弟,银行那个诈骗问题,已经查出了眉目。”
“怎么说?”顾晨接过便签纸,随口一问。
卢薇薇淡笑着回道:“还真被老王给说中了,可能是有人利用虚拟基站进行发送。”
“是银行查到的吗?”顾晨问。
卢薇薇默默点头:“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但银行很难追踪始作俑者,这的靠我们警方的力量。”
“那他们查到些什么?”王警官问。
卢薇薇嘿笑着说道:“当然只能通过他们后台的系统,追踪到了进账的银行卡持有人了。”
“虽然那些骗子技术一流,但是钱被转走,总得汇入账户,银行就是利用这点,追踪到了嫌疑人。”
“刘琴?”顾晨看着便签纸说。
“没错。”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赶紧与顾晨解释道:“银行那边的说法,这个汇入账号的户主就叫刘琴,身份证号码也在上面,是江南市本地人。”
“让何师兄查一下。”顾晨将便签纸递给卢薇薇。
卢薇薇直接拿着便签纸,丢到何俊超桌上:“何俊超,赶紧查一下这个身份证号码。”
“得嘞!”工具人何俊超打开内网系统,开始按照身份信息,查询嫌疑人住址。
没过多久,何俊超果真在系统中有所发现,于是念出声道:“刘琴,江南市下桥镇刘家村人……不过现在住在邻村的赵家村,她嫁到那边。”
顾晨听闻之后,直接站起身,将身边装备取下。
王警官道:“现在出发?”
“没错,现在出发,卢师姐,小袁,你们也跟我一起去。”
“好。”卢薇薇和袁莎莎几乎异口同声。
找到线索,就是案件突破口。
只要找到这个刘琴,把情况问清楚,这个所谓的银行诈骗案,差不多也就破了。
因此大家都格外积极。
坐上警车,大家一路驰骋。
赶到下桥镇赵家村,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见村口停了辆警车,几名老头老太太,直接围拢过来看热闹。
顾晨下车后,随便找了位老大爷问道:“大爷您好,请问刘琴是这个村里的人吗?”
“刘琴?”闻言顾晨说辞,老大爷淡笑着回应:“没错,她是嫁到我们村里的,你们找她有事?”
“没错,有些情况想向她了解一下。”卢薇薇说。
“哎呀。”老大爷故作难为情道:“可是,她现在不住在这里,你们来这也找不着她呀。”
“那这个刘琴在哪?”王警官说。
老大爷指着大家刚来时的道路,也是不由分说道:“她家在外头不远处,经营一家牧场,平时就待在牧场里。”
“不过现在是放寒假,她应该跟自己的女儿住在城里她弟弟那儿。”
“住在她弟弟家?”卢薇薇表示疑惑。
一名老太太解释说:“没错,反正每到寒暑假,她就会把孩子接到弟弟家刘鹤那里。”
“因为他弟弟家住在城区附近,而去年9月,她刘琴的大女儿到城里读初中,所以刘琴就开始了自己的陪读生活。”
“因为刘琴和丈夫在城里没有房子,所以就借住在弟弟刘鹤家里。”
“原来是这样?”听闻老太太说辞,大家也能大概清楚具体情况。
袁莎莎则好奇问道:“这刘琴到底几个孩子啊?”
“两个。”之前回答问题的老大爷说:“她一共两个孩子,都是女儿。”
“大的现在读初中,小的还在读小学,因为刘鹤比他姐姐小两岁,平时大多和妻子在乡下牧场养羊,也就是刘琴跟他丈夫经营的那家牧场,他们都是一家人经营。”
“所以吧,只留下他们的老父亲刘万财在城里守着屋子。”
“这不寒假到了嘛,所以刘琴就带着女儿过去了,刘万财也觉得家里热闹了许多,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听闻两位村里老人的讲述,顾晨和大家也大概清楚,刘琴目前的状态。
也就是在城区附近带孩子。
想到这里,顾晨又问:“那你们现在知道她具体住在哪里吗?”
“好像是格林小区吧?以前听她老公说起过。”老大爷记不住,于是又问身边老太太:“老太婆,你记得是哪里吗?”
“好像就是格林小区吧?”老太太说。
顾晨知道这地方。
见两人都说出同一地点,顾晨也是淡笑着回道:“那行,我们现在去找她,也感谢你们。”
“不客气啦。”见顾晨很有礼貌,两位老人也是笑脸盈盈。
……
……
告别老人,离开赵家村。
带着有限的线索,大家继续开车前往格林小区。
格林小区位于通往城区的主干道附近,处于郊区边缘地带。
但房价比较便宜,许多乡镇人士都喜欢在这一带买房,主动还是因为周围有配套学校。
在这边买房,孩子就读比较方便。
车辆开到格林小区,已经是下午5点10分。
由于格林小区属于开发较早的小区之一,因此并没有做到人车分流。
由于此刻正是下班高峰期,因此道路附近停满了车辆。
顾晨将车开进格林小区,门卫也并没有拦住。
外来车辆进进出出已是常态。
顾晨将车辆见缝插针的抢到一处车位后,这才下车,回到门卫室。
一名看门的老大爷见状,忙问顾晨:“警察同志,有事吗?”
“这个人是不是住在格林小区?”顾晨将手机掏出,问他。
老大爷眯眼一瞧,瞬间嗯道:“没错,这个女人是我们小区的,就住6号楼。”
“具体几单元?”卢薇薇问。
老大爷思考片刻,回道:“好像是2单元吧,具体住几楼我不清楚,反正2单元应该是对的,你们过去问问,应该能找到。”
“行,谢谢啦。”知道刘琴住在6号楼,顾晨也是长舒一口气。
至少搜索范围大大减少,很快就能找到这个嫌疑人刘琴。
大家精神一震,每个人似乎都满血复活。
根据门卫大爷的提示,顾晨带着大家来到6号楼2单元。
由于每个单元住着12户人家,要找到刘琴也并不困难。
“笃笃笃!”
顾晨首先敲响了一楼左侧住户大门。
没过多久时间,一名中年女子将房门打开。
还不等中年女子开口说话,顾晨则直接将刘琴的照片亮在她面前,问道:“请问这个人是住在这栋楼这单元吗?”
“她呀?住在三楼靠左。”中年女子似乎对这位邻居非常熟悉,只是看上一眼就清楚。
“谢谢。”顾晨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带着大家继续往上走。
三楼靠左。
顾晨敲响了房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一阵等待,却不见任何动静。
于是顾晨再次敲门:“请问有人在家吗?”
“咚咚咚!”
从门口顾晨可以听见,房间内似乎跑出一人,脚步轻盈,顾晨断定是个孩子。
“啪嗒。”
门锁一阵的动静,一名小女孩突然将房门打开,好奇的盯住顾晨。
“小姑娘,你家大人呢?”顾晨看了看屋内,似乎非常安静。
“他们出去了。”小姑娘奶声奶气道。
“就你一个人在家?”卢薇薇问。
“嗯。”小姑娘继续点头。
随后顾晨将手机掏出,将刘琴的照片亮在她面前,问道:“小姑娘,这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小姑娘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她是妈妈。”
“哦,原来你是她女儿。”闻言小姑娘说辞,顾晨也是半蹲在地上,与小姑娘保持目光平视的水平,又问:“那些小姑娘,你妈妈现在在哪?”
“不知道。”小姑娘机械般的摇摇脑袋:“我也不知道妈妈在哪。”
“你也不知道?”王警官闻言小姑娘说辞,顿时有些头大道:“你连你妈在哪都不知道,那你妈平时住家里吗?”
“住的。”小姑娘点头。
“那你家就你一个人?平时还有其他人住在这里吗?”王警官又问。
小姑娘思考了几秒,又道:“还有外公。”
“那你外公呢?”感觉跟这小姑娘沟通,简直要累死。
她总是不把具体事情一句话说完,非要问一句才答一句。
小姑娘摇摇脑袋:“不知道。”
王警官:“……”
“得,现在连外公都不知道去哪了,你这外公怎么当的?就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
王警官摇摇脑袋,见小姑娘跟自己女儿王小贝年龄相仿。
再结合之前在赵家村,那两位老人的交待,顿时赶紧问小女孩道:“你应该是家里最小的吧?还有个姐姐对吗?”
“嗯。”小姑娘很认真的点点头。
“那姐姐呢?”王警官又问。
“不知道。”小姑娘继续摇头。
王警官:“……”
感觉都快问自闭了。
跟年龄相差很大的小朋友沟通,感觉时间成本有点高啊。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拍拍小女孩肩膀:“小姑娘别紧张,我们是警察,想找你妈妈或者外公聊聊。”
见小女孩一脸认真的盯住自己,顾晨又道:“难道你妈妈,外公,还有姐姐离开的时候,就没跟你交代过什么吗?”
“有。”小姑娘点点头。
“那有跟你说什么吗?”顾晨耐心问道。
小姑娘一脸呆萌的道:“让我不要给陌生人开门,让我一个人在房间玩玩具。”
“嘿,光第一条你就没做到。”王警官闻言小姑娘说辞,直接调侃着笑道:
“如果叔叔阿姨们是陌生人,是坏人,你这一开门,岂不是要把你抓走了?”
“嗯?!”小姑娘似乎感觉有点迷。
被王警官这么一说,顿时挠挠后脑,感觉哪里不对劲啊。
卢薇薇则是噗笑一声,猛锤王警官道:“好了老王,不要逗人家小朋友了,办正经事要紧。”
卢薇薇也选择半蹲下身,问小女孩道:“小朋友,那你外公和妈妈什么时候回家啊?”
“不知道。”小姑娘继续摇头。
“那你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就电话号码之类的,外公和妈妈有给你留过吗?”卢薇薇又问。
小姑娘摇头:“没有。”
“嚯。”卢薇薇长叹一声,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又问:“那小朋友,我们能进去坐坐吗?我们在家里等你外公和妈妈,还有你的姐姐,行吗?”
小女孩挠挠后脑,犹豫了几秒,这才点头答应道:“那好吧。”
话音落下,小姑娘这才将大门打开,直接走回自己房间。
顾晨几人将皮鞋放在鞋垫上,随便在鞋柜上找了几双棉拖鞋,这才走进屋子,随意的参观起来。
按照赵家村老人们的说辞,这套房子,是刘琴弟弟刘鹤的家,平时刘鹤跟妻子,都在刘琴跟丈夫开办的牧场工作,平时很少回家,而家里一直由父亲刘万财住着。
而刘琴的两个女儿,也正好住在这里。
这样一瞧,小姑娘似乎就是刘琴的小女儿。
而其他人不在家,或许是去外头办事情。
所以不方便带小女孩出门,因此才将她留在家里。
卢薇薇走到房间门口,瞥了眼屋内的地板,发现小姑娘正自顾自的玩积木,这才返回到客厅,找到沙发坐了下来。
“既然这是刘琴的家,眼看也快到晚饭的饭点,估计是快回来了。”卢薇薇说。
王警官则是很无奈道:“到时候人家吃晚饭,咱们待在这里办理案件,会不会很尴尬?”
“你是怕他们请你在家吃饭吧?”卢薇薇说。
王警官嘿嘿一笑:“这我倒是没想过。”
袁莎莎走到出发看了看,又折返到厨房门口的冰箱前,将冰箱门拉开,顿时黛眉微蹙。
“怎么了小袁?”见袁莎莎表情复杂,卢薇薇好奇问她。
“卢师姐,这家里根本就没有剩菜,说明中午都没炒菜,而且我看冰箱里菜也不多,如果这家人晚饭要在家里做,那应该是去买菜了。”袁莎莎说。
“也许吧,耐心再等等。”卢薇薇倒是不急。
主要是现在找到了嫌疑人家里。
在卢薇薇看来,嫌疑人就像是瓮中之鳖,逃不掉的。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