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六十九章薩滿神山,荒獸妖骨熱推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平原上的动静实在弄得太大,山摇地动,金光满天,看得无数百姓士兵心惊肉跳。
自大乾朝覆灭后,神尸就在这片大地上游荡了许久,虽有种种似真似假传言,但谁都知道这玩意儿是个祸害。
直到张奎顺利封神后,许多人才松了口气,随即就是满心狂喜。
虽然不懂张真人做了什么,但那神尸低头拱手却是做不得假,这恐怖的玩意儿竟然被收服了!
平原上当即响起阵阵欢呼,神朝初立,各种好消息不断,颇有气运蒸蒸日上,福泽万年的气势。
开元神朝虽是一个全新的体制,但这才没多久,就已经获得了百姓的衷心拥护。
正如勃尔德在中极殿上所言,有了秩序、尊严和希望,神州已成人人向往之地。
被惊动赶来的双瞳霍鱼也松了口气,虽然对张奎很有信心,但这神尸祸害了几个王朝,实在有些危险。
张奎心情不错,爽朗一笑:“神州百姓勿要担心,神尸已成为我人族神道护法神将,会自行前往昆仑山镇守。”
说完后,对着双瞳霍鱼微微点头,随后在众人目光中跳上龙舟,穿入云层消失不见。
他的事情不少,受技能面板的启发,一个地煞十殿的计划已经启动,未来昆仑山将会成为人族修道圣地…
……
天似穹庐,野草苍茫。
一座黑色石山突兀的出现在草原上,周围皆是怪石嶙峋,还有面容已经模糊的斑驳神像歪歪斜斜半掩埋在土壤中。
而在那高高耸立的黑色山顶,乌鸦漫天飞舞盘旋缭绕,竟形成了黑色的漩涡。
滚滚雷声传来,草原都在震动,随后一道黑线伴着漫天金光从天边出现,正是开元神朝大军,转眼间就到了黑色石山下。
“萨满神山…”
赫连伯雄挥手停下大军,盯着黑色石山,眼中满是杀机。
昔日在大乾朝钦天监时,与萨满身教也算是亦敌亦友,双方有过合作,也没少下绊子。
只是没想到,这个草原人族的守护力量,竟彻底沦为了邪祟走狗。
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已是满眼血红,一路走来,所以有不少牧民逃过,但被屠戮的部族也不少,简直就是一场浩劫。
血海狼山是仇敌,但他如今最恨的,却是这帮人族叛徒。
想到这儿,他连忙侧身拱手,眼中满是仇恨,“赫连大人,请允许我带队杀敌,手刃这帮叛徒!”
“不急…”
赫连伯雄眼睛微眯,“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话语刚落,这件石山下草地之中,四时阴雾盘旋而起,很快就雾影朦胧,狼虫虎豹幽影闪烁,更有不少浑身阴土,披头散发的鬼物出没。
萨满教善于沟通天地之灵,这也不知弄了多少凶鬼恶灵,竟然如潮水般挤满了山下平原。
“勃尔德,你这个叛徒…”
众多凶灵缓缓散开,走出了几名黑袍尖爪,脸色苍白的祭祀,他们露出了黑乎乎的牙齿,眼中绿光幽幽,“竟然敢引外人来草原,这…便是后果。”
说着,身后突然飞出无数人头滚在地上,随即一个个衣着华丽的虚影出现,又是惨叫,又是对着勃尔德嘶吼,满眼怨毒。
“逆子,都怨你!”
“哈哈哈,好个太子…”
“二哥,我好恨!”
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原本并不在意,但看到几个少年少女的阴魂时,也终于变色,怒吼一声,一刀割破了自己英俊的脸。
“巴鲁、慕日格,是我对不起你们,若要报复,日后尽管取我性命,但今日,草原人的苦难就要彻底结束,谁敢阻我,神魂俱灭!”
一声声愤怒的嘶吼声在他身后响起,那些草原骑士们同样用刀割破了自己的脸,杀意滔天。
似乎是被勃尔德的气势震住,那些阴魂僵了一下,但随即又开始满嘴污言咒骂。
那潮水般的凶鬼恶灵也张牙舞爪,掀起滔天黑雾,向着开元神朝大军蔓延而来。
“哼,魑魅魍魉!”
赫连伯雄一声冷哼,并不在意,而旁边副官早已挥起了令旗。
神朝大军修士们看着那汹涌而来的恶灵,也是面色冷静,有些人甚至在冷笑,不慌不忙拉起了长弓,箭头上挂着破邪符。
萨满神教哪怕弄些草原骑士冲锋也不错,弄这么多恶鬼简直自寻死路。
眼看恶灵大军越来越紧,副官令旗一挥。
嗡!
黑乎乎的箭雨瞬间冲天而起,最后如泼水一般斜斜落下。
就像滚油遇到了火星,那漫天滚滚黑烟瞬间轰隆隆爆炸声不断,许多恶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炸成了碎片,即使其中有些较为强大,也被破邪符插在身上,嘶吼着化为脓水。
既然全是修士,那么战阵之道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结合符箓与阵法,大军只要不被击溃,破坏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一波波符箓箭雨倾射而出,再加上大军之中神庭钟分体神光加持,即便神游境来了也得躲,何况这些天生被克制的凶灵。
漫天黑雾渐渐被打散,不到半刻,这萨满神教不知攒了多久的凶灵大军就彻底覆灭。
赫连伯雄缓缓飞起,巨像般的血翁仲突然出现,卷起无边血色煞气。
“出击,血洗萨满神山!”
…………
另一边,草原深处。
禁地血海是一片巨大的内陆湖,一眼望不到边,不知什么原因,湖水常年赤红如血,因此被称作血海。
关于这里的各种恐怖传说,已经在草原上流传了数千上万年,就像遮在头顶的噩梦,每个牧民听到都会浑身发抖。
此刻,湖面之上阴云翻滚,三十几道通天彻底的虚影死死盯着前方,有双头巨狼、有狼头人身的壮汉、也有不少长着人形,却浑身血红,黑发獠牙。
元黄猜的没错,狼山与血海确实合兵到了一处。
草原之上,狼族最为凶猛,千万年来修成妖物者数不胜数,因此慢慢汇聚成了狼山禁地。
至于血海,实际上是一上古种族,貌似人型却非人,来历十分神秘。
虿国丞相和元帅也在其中,他们实在没想到,这才躲了多久,就又遇到了生死大劫。
此刻却是退无可退,再往北就是茫茫冰原,那里的蛮妖族是真的野蛮嗜血,别说人类,就是妖物碰到了也照样被烤着吃。
想到偷偷做下的事,虿国丞相不禁心中忐忑,对着旁边一个巨大血影拱手道:“煞波利魔王,那张奎异常凶狠,中州禁地多数都已沦陷,还要多加小心才是。”
这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生就异象,不仅高达二十多米,还长了三颗头颅,巨大的獠牙闪着寒光。
他淡淡看了虿国丞相一眼,瞳孔中满是血色火焰,“你这虫子心中有鬼,莫不是因你而来?”
“魔王此言差矣…”
虿国丞相面色不变,“那张奎本就雄心勃勃,恐怕进攻草原,早在其计划之中。”
煞波利魔王哼了一声没有搭理,而是看向了旁边一名满头白发,獠牙狰狞的老者,“阴狼主…你的那东西准备好了吗?”
被称作阴狼主的老者脸色难看,“老血魔,别忘了我可不是你的手下,驱走敌人后,照样各走各路。”
话虽说的难听,但他却是伸手一挥,十名狼山大妖顿时合力抬起了四个不同的青铜棺椁。
似乎感受到了彼此,这些巨大的青铜棺椁轰隆隆不震颤。
阴狼主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老血魔,你不是一直好奇我狼山下埋了什么,便是此物,荒兽妖骨!”
“什么,荒兽?”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也变得面色凝重,荒兽这东西,传说中可是可以和上古荒神作战,没想到只剩下骨头还会作祟。
这东西…
煞波利魔王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他心中忽然有了个主意,此次不仅会驱退强敌,恐怕也能将此物收入囊中。
没一会儿,天阁四十多名大乘境齐至,架起漫天阴云将血海重重围困。
“诸位…”
煞波利魔王抬头看着天空,面色阴沉说道:“你们哪一个不是有着赫赫威名,何必为那蝼蚁般的人族效力,不如反戈一击,若是加上我们的力量,定然助各位重新收复中原!”
“蝼蚁?”
蛤蟆大尊哈哈一笑,“上个说这话的人早就凉了,还好张真人不在,要不你早就死了。”
狼山之主阴狼主很不耐烦,“他们早不要了面皮,说这么多废话做甚,以为人多有用吗,打开棺椁,放出妖骨!”
咣!咣!咣!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被血色符文封印的棺盖裹着黑烟远远被弹开,最后一根根巨大的黑色骨头飘飞而出,如有灵性般缓缓汇聚在一起,竟变成了一个身高百米的骨兽,状似狼却更像蜥蜴。
这骨兽眼中冒起冲天血光,瞬间一股诡异的力量开始蔓延,沿途无论血色海水还是草地,全都发出了嗤嗤嗤的声音,就像万物消融。
“诸位道友小心!”
元黄面色凝重,刚才听到荒兽时他就头皮发麻,没想到即便只剩下骨头,那冲天而起的疯狂气息,也让他都感觉了危险。
吼!
一股震荡每个人神魂的嘶吼声突然响起,这巨大荒兽妖骨,竟然瞬移般出现在了他们头顶,裹着腐蚀性的气机直扑而下。
“闪开!”
元黄一声怒吼,群妖顿时散开,随后风云变色,天地震动,无边的煞光妖火顷刻淹没了那荒兽妖骨。
吼!
又是一个震荡神魂的嘶吼声响起,这荒兽妖骨竟然毫无损伤,冲破煞光妖火,一下子将一名海眼大乘境黑蛟咬在了口中。
伴随着凄厉的吼叫声,这大乘境黑蛟竟全身化为脓液,缓缓被那妖骨吸收。
群妖看得毛骨悚然,顿时四散躲避。
那白发獠牙老者阴狼主哈哈惨笑道:“荒兽妖骨不死不灭,我狼山耗费了多少人命才将其封印,如今放出再也无法收回,你们既然来找死,就死个痛快!”
他虽嘴上叫嚣的凶狠,却捏着半块铜镜退后了几步,狼山群妖也紧紧围着他。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一个眼色,血海群妖也缩小了范围,这阴狼主手中不知是什么玩意儿,但至少那荒兽妖骨不会攻击他们。
天阁群妖没想到刚一上来就遭到如此打击,黑蛟的下场让他们胆寒,一个个惊慌躲避。
元黄心中大急,各个禁地都有自己的底蕴,没想到狼山竟藏了这种东西。
这已非他们能够对付,连忙通过同声螺与张奎联系。
沙洲巳灵山上,收到消息的张奎也是一愣。
荒兽…虿国下面应该也封印了一只,这种东西确实不好弄,还好已经降服了神尸,远古荒神与荒兽,正好是死敌。
想到这儿,张奎微微点头,“元黄道友莫要担心,尽量拖延时间,我这就派人族大军去帮助你们。”
“你说什么?!”
元黄听完差点一口血喷出,不过听了张奎的解释后立刻两眼放光,断掉同声螺高呼:
“诸位莫慌,人族援军随后就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