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akt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上邪亂笔趣-第七十八章 他不在琉茉苑展示-4jqmn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你看,我没说错吧?”
齐枫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绝不仅仅是南歌对待感情不纯粹的普通问题了。
“他…不配”
话音未落,岑乐瑾的身子就像断了的线一样,顺着一个方向倒在了青石板上。
齐枫差一地就接住了,而另一人肤如皓雪稳当当地抱在了怀中。
“放肆!”
还没有人在齐枫面前带走过任何一个女子,此人可谓是胆大包天至极。
“齐国公府还是与朔王府保持点距离吧。”
这关键时刻出现的正是游荡云京角角落落的符半笙,几个月来凭着先前的积累早就在云京购置了一处小院。
加之,昨天刚收到一封神秘的飞鸽传书。
无名无信,只有简单二字“桃殀”。
符半笙只知定是昆仑某弟子所发,具体何人何故,却是不得而知。
“等下,我尚且不在乎这些虚的,你又凭什么替我做主!”
齐枫的字典里没有过避嫌这两个字,婚前或是婚后,但凡他认为可以做的,必是弹无虚发。
“她是个女子,多替她考虑一下吧。”
符半笙不能暴露自己,只能想着法子找着由头逼他远离。
“那赵玄胤也不怎么待见她,我怜香惜玉还不行了?”
“驸马爷,公主殿下可不是这样想的。”
岑乐瑾离开的这些天,符半笙和沁寕周旋了好久才暂时打消了她下令诛杀的念头,其中不乏以色贿赂。
“呸,过门都不干净,爷能忍她全看的是天王老子的面子。”
齐枫白日里说人长人短的习惯还是这样不怕死,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也难怪,才回府齐连就家法伺候整整吊在梁上三天三夜,不进米水。
沁寕才被安抚的杀心,自齐枫街头大肆宣扬的晚上彻底唤醒。
“我要杀了朔王妃!”
“公主,您得忍一忍。”丫鬟小心劝道。
南歌几乎堵上了身家性命去换的主母王妃一位,又岂是沁寕一人能奈何的。
朔王府,璃茉苑。
符半笙抱着个女人出现的时候,恰逢外出的端木良看见他。
“这—快来人,王妃晕了!”
纵然再不喜欢如今的女主人,端木良也不能由一个生人坏了朔王赵玄胤的名声。
纵使南歌臭名昭著骂名千里,府上没有一个下人这么希望主人家立马后院失火,殃及池鱼。
想当初望蓉园破档子事儿,可不就是败岑乐瑾所赐,以至于后期端木良一见着她就腿软。
灰飛煙滅
“嚷嚷什么!没看见人在休息么?”
褚仲尼的声音从琉茉苑传来,不知是外头的声音太大还是里头的人紧张起来。
“你怎么会来?”
一个肤如白雪的少年郎,不是符半笙又是哪个。
“赵玄胤人呢?”他来势汹汹的模样,褚仲尼心里不免一慌。
为打消武烈和众臣的猜忌,褚仲尼不得不易容成南歌的样子出入风月场所,左进芍药居,右出潇湘馆,旁人都以为是朔王南歌吃腻了窝边草,殊不知连林娢音也被骗了。
岑乐瑾在街上见着的,同样是戴着人皮面具的烟花女子,真正的林娢音,仍旧躺在踏上呼呼大睡。
褚仲尼眉头紧锁,想来他们定是听到了疯言疯语…只是岑乐瑾明明走前是去拿解药,站着出去怎么横着回来了?
“他有事。”
褚仲尼瞒天过海美人计却也只能偏偏岑乐瑾和云京其他人了。
符半笙看褚仲尼从那里出来,轻轻一个接力放到呆楞的端木良臂膀里,大步朝着琉茉苑走去。
“喂,你站住!”
“褚先生,这…”端木良觉着自己抱着岑乐瑾就像抱了一尊价值连城的精致玩物,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淬了。
褚仲尼极不情愿地接过岑乐瑾,碍于男女授受不亲,又恐被南歌看见会遭毒打,赶忙扛上后背快速丢到璃茉苑。
破门而入的符半笙颇为意外地只看见躺着熟睡的女子,全屋连南歌的头发丝儿都没找到。
“人呢!”
气急败坏的少年哐当一下推倒了房门,站在院子正中央大声吼道。
琉茉苑的下人,均是经南歌仔细又仔细挑选出来的,一个个儿除去深藏不露的武功绝学,更有观察入微的细心耐心,这便是能成为朔王府百名影卫的必备条件。
冷君虐妃 绾娇儿
无人应答,安静地连蚊子哼都听得见。
“都不说话吗?”
符半笙见不得女娃娃受委屈,更别说还有一丁半点儿血脉亲的岑乐瑾了。
“嘶”符半笙直接上手取人性命来了。
極品上仙
那人却没有反抗,只是尽可能见招拆招,以防御之术全力躲闪。
令符半笙没想到的是,整个琉茉苑的下人武功均是如此深不可测,且真的一对一,他并未有十成把握能占尽上风。
难道云京城的传言都是幌子?
疯狂的魔兽 就是芦苇
武极登仙
異能家族 滄海壹夢
符半笙略有迟疑,却听得旁人一句,公子快去安慰该安慰的人吧,这里的事情莫要再插手。
“赵玄胤一定在这里对不对?”
青師
符半笙好歹也在朔王府住了有半个月,什么院落什么下人没见过,而这儿的十余人一看就是后期才安排的。
费这么多心思驯这么多高手,南歌还能是简单的自求安稳、明哲保身?
除非—荣王夫妇复活,要么就是长公主复活。
冷夜 夜残香
可无论哪一种死而复生,都是遥不可及的奢望。
“请—”
大抵是琉茉苑管事的,站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对符半笙说道。
“不见着人我是不会走的!”
“夫人在璃茉苑,请。”
管事的年纪虽轻,但遇到事儿一点也不畏缩。
符半笙见状,好汉不吃眼前亏,应是过去和她商量一下再做打算。
符半笙极不痛快地离开了琉茉苑,恰逢极不待见的白氏父子来访。
璃茉苑。
褚仲尼满头大汗地把她背了回去,差点没累死。
怎么看着人挺瘦小,实际重量这么大。
寵妻無度:男神老公要抱抱 慕歡顏
褚仲尼突然有点心疼赵玄胤—抱着个人往返客栈和秋水庄,不容易,真心不容易。
官仙
只见她的胸口微微有些红色,像是血一样的渗透外衣,褚仲尼正打算掀起一半看看是不是受了什么重伤,符半笙刚巧出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