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whw精品小說 霸衛 愛下-第八百五十二章 幾斤幾兩閲讀-twgtl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荀成语气颇有些哽咽,显然,他仍在为之前之事心有自责,世子殿下铸下大错,他身为晋国将领,世子殿下的老师,非但没有阻止,还帮衬着他一同陷害大公子。
江湖美人恨
如今大公子姬伯不计前嫌,不仅没有责怪,反倒还亲自来照顾他,他心有愧疚,只觉得对不起大公子。
“大公子,罪臣怎配得到您的照顾。”
“荀将军,若非您,恐怕我早已命丧三弟之手。”
“为臣者,未曾应尽本分之事,便是臣之过也,无论如何,臣都没有借口再多言此事。”荀成颇为自责,若他能狠下心来阻止世子殿下,或许也不会发生今日之祸。
说完,荀成低下头,仿佛在沉思些什么,他本想等醒来后去大牢里探望世子殿下,可有大公子在场,荀成就算探望徒弟心切,却也不敢当着他的面直言,毕竟,世子姬还所作所为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姬伯看得出来,荀成若有所思,似乎藏着什么心事,便问道:“荀将军,您是在担心三弟么。”
荀成忙回道:“大公子多虑了,臣并没有这么想。”
话虽如此,可眼神是藏不住的,姬伯敏锐地观察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迟疑被他给捕捉到了。
“荀将军,有事就跟我讲好了,我并不会在意。”
可这当然只是客套话罢了,三弟姬还的所作所为为人所不齿,陷害大哥不说,还背弃盟约、背叛盟友,让晋侯陷入众矢之的,被打入大牢也是自己活该。
荀成毕竟是姬还的老师,心中对他有所担心也很是正常,更不用说姬还的一身本事都是他教的,就算这一剑已斩断师徒之情,但真正的情谊,又怎是说断就会断了的呢。
“君父说,三弟此次酿下大祸,唯有废除他的世子之位,方能平息天下人众怒,可要杜绝悠悠之口,又谈何容易。”见荀成一言不发,姬伯便自言自语起来,他知道荀成心中在忧虑什么,便故意这么说道。
一提及姬还,荀成就听的非常仔细,可姬伯说话只说一半,便戛然而止,他心中虽等的着急,却也不敢催促,故意摆出一副镇定的模样,缓缓问道:“君上对此有何想法。”
姬伯叹了叹气,道:“三弟此次惹下的大麻烦,可不是短时间之内能解决的。”
的确,攻打卫国城,且不说卫侯会不会原谅他,就连卫国的百姓,也定会因此记恨于他,毕竟他之所为,让卫国呈现破败之感,纵观天下诸侯公子,有哪一人敢像他这样,胆大妄为。
“大公子。”话刚到嘴边,荀成便咽了回去。
姬伯静静等待着,等待他说出想说的话语:“荀将军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的上忙,我定会竭尽全力帮助您。”
“大公子,三公子他,在大牢里住的还习惯吗,他毕竟是晋世子,养尊处优惯了,卫国他也待得不习惯,更不用说卫国的大牢。”荀成颇为担忧地说道。
“荀将军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带您一同前去大牢探望他,您看如何。”
凤 靡靡之音
“不行不行,罪臣岂配让大公子照顾。”荀成连连拒绝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现在三弟正在记恨君父,若见到您,恐怕也会责怪您,您身受重伤,可不能再动怒了。”姬伯考虑周全,但他也是故意这么说的。
“大公子,您说,我与三公子之间的恩怨,何时才能了结。”
恩怨?
极道狂仙
姬伯稍稍一愣,随即笑着说道:“荀将军您多虑了,您可是三弟的老师,无论发生什么,他都是您的学生,师徒之间哪有什么恩怨可言,您若是不放心,还是随我一同去见三弟一面。”
“可君上那边。”
“放心好了,你我都不说出去,君父又怎会知道。”姬伯虽很不情愿帮荀成这个忙,可一想到荀成毕竟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而且这是人之常情,他也能理解,便打算帮帮他。
“那罪臣就多谢大公子了。”荀成想站起来拜谢。
“荀将军不必多礼,这也算是我报您的救命之恩了。”
噩夢鬼域 楠墓陵

今天的卫国大牢尤为热闹,两位诸侯公子都被关押在大牢里。
一位是卫国二公子卫文,而另一位,便是晋国世子姬还。
恩人好无赖
吱呀一声,大牢外传来开门声,正在牢房里休息的卫文听见声音后,忙站起身,透过栏杆朝牢门外望去。
“哟,稀客呀,大名鼎鼎的晋世子姬还,怎么会被关进我卫国大牢里。”卫文看热闹不嫌事大,故意用嘲讽的口吻喊道,以引起他们的注意。
妖生艰难:娘子是个伏妖师
大牢里的士卒也不敢责骂他,他毕竟是卫国二公子,元蒙先生的外孙,得罪了他,等他离开大牢后,可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姬还并不理会,顾自己向大牢里走去,他待的大牢正好位于卫文的旁边。
“晋世子,您怎么被关进卫国大牢了,大哥就算再有本事,他也不能关您是吧,还是说,您背弃盟约攻打盟友,结果失败了,败的体无完肤,然后就被关进来了。”卫文对卫国发生的事并不知晓,但听大牢里的士卒都这么在讲,他便也知道了。
“哼,若不是我落败了,现在被关在大牢里的,可就是你大哥了。”姬还不屑地说道。
“哈哈哈。”听到姬还这么讲,卫文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晋世子啊晋世子,您也不掂量掂量您几斤几两,还和我大哥对抗,您是我大哥的对手么,哦也对,您当然不是我大哥的对手,您的老师荀成才配当我大哥的对手。”
“你!”
砰的一声,姬还重重一拳砸在栏杆上,栏杆也传出咣当咣当的响声。
“怎么,被我说中了,就气急败坏,这还是晋世子呢,竟然这么没用,因为一点小事就这么生气。”卫文啧啧叹道。
“哼,你还说我,你不也被关在大牢里无法出去,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姬还见打不到卫文,便只能与其进行言语上的交锋了。
“跟您比,那可就相差的太远了。”卫文也颇为不屑地回应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