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3ol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秦之蓋世劍聖-第863章 試探展示-p5uaz


大秦之蓋世劍聖
小說推薦大秦之蓋世劍聖
李斯的话音中明显是有着一丝别的味道,他的话,倒有些意味深长,谁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试探,还是真心的关心韩非。
重生之歌坛传奇 渡木桥
韩非明显是明白了李斯的意思,韩非不由淡淡一笑:“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你抢相国大人的地位,而我也不会去秦国,也不会去帮助嬴政,因为现如今的大秦帝国已经有了你这位相国大人,如果我要是再去的话,就有些多此一举了!”
看到韩非说出如此掏心掏肺的话,李斯眼中明显是有些波动了,不过很快就是看到他笑了笑,“现如今已经不是十年前了,每个人都有变化,每个人都会进步,如果我们同门之间,再比试一次的话,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何以见得,你为何如此的自信??”韩非淡淡一笑。
“因为现在的你已经变了,这就已经足够了!”李斯冷冷说道:“而且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一儒家弟子,你学的的本事,恐怕也用不着了,而最多的就是剑气,你在已经成为一名剑术高手,和儒家的思想,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如果到时候,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绝对不是!”
“既然你如此的自信,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到时候你可不要后悔!”韩非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他在没有说一句话,在李斯的注视下,他一步步的走开了,寂静的后山脚下,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些不舒服。
“韩非,你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李斯眼中明显是有些寒意浮现出来,似乎从这一刻开始,或者说在当初的时候,他就不怎么了解韩非,现在也是如此,十年前过去了,即使是他再一次站在韩非的面前,还是无法看透他,韩非的身上,就如同谜团一般。
韩非离开了,他在离开后山的时候,当伏念三人走过来的时候,韩非就已经渐渐地离开了,韩非走的义无反顾,即使是此刻的张良心中都是有些不舍,但是他也知道,韩非有自己的路要走,现在的韩非,已经不是昔日的韩非了。
“他走了!”
李斯负手而立,他目光看着韩非离去的背影,说了这三个字,然后就不再多言。
很快就是看到他转身直接离开了,他来这里,其实就是为了韩非,或者说他就在确定韩非到底是不是活着?而眼下他的证实已经确定了,那就是韩非还活着,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现在的韩非,他的实力也十分的厉害,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文弱书生,那么现在他,绝对是一个顶尖的剑术高手,刚和他对话的时候,李斯就能够感受到有着一股莫名的剑气,若隐若现的从韩非的体内浮现出来。
现在韩非的实力恐怕比他身边的那个黑衣人还要厉害一些,如果这个时候他非要留住韩非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会凶多吉少,到时候那个黑衣人如果要和韩非交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再说了,这个地方可是小圣贤庄,他是公然来到这里的,如果要是公然的和韩非较量,不说齐鲁三杰会怎么想?到时候荀夫子恐怕会第一个出面。
齐鲁三杰都是对视一眼,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是韩非和李斯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们三人自然不好多说。
“打扰了,我也该离开了!”他开口说道:“替我向老师问个好,他老人家性格如何,这一点你们都清楚,李斯如果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你们能够多多包涵!”
黑道学生6:王者重临 画地为牢
帝霄九天 逸風清
“相国大人此话,就有些客气了!”齐鲁三杰都是拱拱手,很快就是看到他一步步走开了。
“好了,我们也该散了!”伏念开口说道。
张良和颜路都没有说话,而是一步步的走开了。
………
小圣贤庄,一个长长的道路之上,韩非的身形缓缓浮现出来,他手持长剑,就这样一步步的走着,很快就快走出小圣贤庄了,也就在他快要走出小圣贤庄的时候,就是看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穿黑衣,几乎看不清楚任何模样的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在看着他,他同样也在看着那个黑衣人。
一时之间,就是看到两个人在这一刻对视起来,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波动,在在这一刻从各自的体内涌出。
不过很快,就是看到那个黑衣人的手,开始向自己腰间的地方摸了过去,如果要是仔细的发现,那么绝对会看到,在他的腰间所在之处似乎是有一把锋利的长剑。
不过,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韩非忽然开口说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黑衣人手掌也是微微顿了顿,他的那只手,本来是要碰到那个腰间的长剑,可是在听到韩非的话,他的那只手,明显是抖动了一下。
——————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的他,面对着这一刻的韩非,心中隐隐约约的,竟然有着一丝不安了。
我的明星夫人
“我是相国大人身边的一个手下,这一次的相国大人来小圣贤庄,我不过是来捧个场而已。”
那个黑衣人淡淡一笑,他的目光也是看了韩非一眼,“如果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韩国九公子韩非吧?”
“韩非的确是我,但是九公子,就不敢恭维了,现如今的韩国,已经灭亡了,所以不用再提我以前的名号了。”韩非只是摇摇头,而他的目光则是紧紧的看着那个黑衣人,“我倒是有一个疑问,想问一问你。”
地獄淚
黑衣人道:“哦?”
“为何你一直蒙着面,不敢见人?”韩非笑道:“身为李斯身边的绝世高手,一直这样蒙着面,恐怕有所不妥吧?”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黑衣人语气似乎是有些沙哑道:“因为我相貌实在是太丑了,所以无法以真面目示人,还望见谅!”
韩非道:“如此说来,到时我多言了。”
“呵呵,九公子客气了!”黑衣人只是淡淡一笑。
“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离开了,以后有缘再见!”韩非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是看到他直接离开了。
而黑衣人的目光一直看着韩非离去的背影。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