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3gdh超棒的玄幻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宇宙無敵水哥-第二百六十八章:必然的巧合分享-vqom7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误会暂时算是解开了,不仅是万博倩的误会,还是苏晓樯的误会。
…起码正常人都不会认为林年之前的那种状况是正常的,如果餐厅那一次的偶然回溯林年只说了零星两三句话,足以造成不小的误会,那么这一次严重的回溯情况只要是有眼睛,带点脑子观察的人都能看出林年的状态不对了。
整个过程中,从进门到安坐在沙发上,林年说了很多话,在苏晓樯的视线来看虽然林年对自己说的话很多都显得暧昧,但却能清楚的反应过来这些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像对另一个人,一个她看不见但却真实存在在林年眼前的人。
火影之千葉雪
等等…那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回溯的时候还拉着小天女在沙发上报菜名了?
他跟海伦娜那晚上点了啥菜来着,他点了三个,海伦娜又点了三个,好像是酸菜猪肘子…
尴尬之风硬生生把林年的回忆硬生生刹住了,他一想到那个场景,脸色又有了变成霓虹灯的迹象…
林年说的一大堆话让苏晓樯有些不知所以,但她还没理清楚林年到底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她就被扑倒了,再之后她就没法正常的思考了,毕竟一个女孩被男孩按在沙发上,就算这个男孩之前表现的情况再奇怪(指报菜名),接下来的事情大抵也不会发生什么改变…或许吧。
可很显然,苏晓樯依旧察觉到林年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但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她也说不清道不明,只以为林年有什么病…但如果之前的表现说是病,是否也太惊骇了一些?
疑惑和在意的种子暂且也算是种下了,可她渐变的情绪也被一旁的林年看在了眼里,却又没什么办法…他希望苏晓樯最好当他是精神病,这样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可看这女孩的倔强劲儿,说不定明天就要拉他去全市最好的精神病医院治疗,八方专家会诊的那种…
外面的城市依旧在下雨,雨丝化在灯里就像被剪断的银线,串着一盏盏高楼大厦的明灯,就像串珠的帘幕一样挂在夜色里。
夜色依旧深了,这个时间再让小天女归家未免也显得不太安全了一些,再加上这女孩冒雨跑来的,就算坐了出租车也淋了不少雨,浑身湿漉漉的,如果不赶紧擦干保暖被风吹一下大抵就得感冒。
总统套房有三个隔间,万博倩和林年各分一个,剩下一个空着也是空着,干脆留给不请自来的小天女暂住了。
“不会打扰到你吗?”苏晓樯头上被擦着毛巾抬头看向林年,万博倩坐在她的身边心里一边唉声叹气着一边给这女孩擦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没想到闲杂人等的下一层居然不是无关人员,而是杂役丫鬟…虽然有点打击身为卡塞尔学员的尊严,但总好过无关人员被踢出队伍好。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不会…你来酒店跟别人说过吗?不要又造成什么误会了。”林年这次终于多长几个心眼了。
“应该没有,我没跟其他人说过。”苏晓樯说,“…可群里那些人怎么办?”
“谣言止于智者。”林年说,“不要听风就是雨,随便地就把自己认为的事情发展大传特传,从而引得其他后来的人误会。”
说着林年还看了一眼一旁的万博倩,这让认为两者是恋人关系的后者尴尬的要死,毕竟刚才不了解情况的她连‘男朋友’这个词都说出来了,林年解释都来不及解释,结果现在才知道两人只是单纯的…揉了揉苏晓樯的头发,万博倩心里又轻声叹了一下。
真的是单纯的同学关系吗?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这是一段…明着单恋的故事吧?
房间门被敲响了,林年打开门从外面侍者的手中端过一碗姜汤,带上门后递给了沙发上的小天女,注目着她喝下去再把碗收了回来放在茶几上说:“今晚住这里你家里人不会有意见吗?”
“我家里没人,这几天都是我一个人在家,所以没什么问题。”苏晓樯喝完一小碗姜汤,脸色有些回暖的红了,整个人无端软上了几分,说话有点小声。
她也彻底搞清楚万博倩和林年的关系真的只是学姐和学弟罢了…卡塞尔学院当真不愧是有钱大学,连出门实习写生的酒店房间都定的三隔间的总统套房!
“我学姐会帮你收拾房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林年叹了口气,今天的乱子当真是够了,尴尬癌反复发作差点让他当场去世,也幸好在回溯中他跟曾经的那个女孩聊天的话题不是太敏感,自问自答的一些话苏晓樯也没有去刻意记住,就只把那几句她听得进去的话记住了,不过最终倒也是没产生什么太大的误会。
“来吧,我帮你收拾,顺便调一下洗浴间的水温。”
万博倩也叹息了,兼职丫鬟的她把毛巾搭在了手臂上扶着苏晓樯站了起来,没想到以前在卡塞尔学院礼仪课上为潜伏宴会学到的侍者仆从技巧居然现在用上了,当真学院里每一项课程都是经典之典中点。
——————
苏晓樯起身…腿还有些软,林年和万博倩一人扶了她一把,才发现女孩脚上穿着平底高跟鞋,一路小跑来脚都有些浮肿了,虽然很轻微但在她白皙细嫩的脚丫上显得挺明显的。
錯嫁替婚總裁 分花拂柳
“一会儿我给揉揉吧…刚好紧急医疗箱里有药酒。”万博倩说。但她又顿了一下看向林年露出试探性的询问眼神,大概意思是要么你来揉揉?
林年白了她一眼,但迫于确实是自己的私事麻烦到学姐了,只能好声好气地表示感谢:“有劳师姐了,麻烦多照顾她一下,任…具体写生的事情明天我们出门再说吧。”
班淑传奇传
“写生方便带我一个吗?我明天挺闲的。”苏晓樯小声提议。
“不行。”林年和万博倩同时说。在这点上任何专员都保持了高度的一致,决不能把无关人员扯入跟龙类的战场里,哪怕这次的任务多半只是混血种作祟,可普通人在混血种的面前差距几乎等于混血种之于纯血龙类。
苏晓樯这次的闯入也给林年和万博倩提了一万个醒,绝对不能再让这种意外发生了,如果上次楚子航跟踪万博倩的事件发生在苏晓樯和林年身上,那林年回头反击可不会跟万博倩一样水,只要他动手目标十死无生。
跟踪、摄入龙类战场,再意外死亡,这种事件在执行部里发生过太多太多次了,所以每个专员都必然会接受反侦察培训,万博倩被楚子航成功跟踪算得上是意外中的意外,一般要是有普通人试图跟踪专员,不超过三百米就会被发现并且制服或者甩脱掉。
“今晚好好睡一觉。”林年看着被万博倩扶进房间的苏晓樯,“有些事情…我明天会跟你说清楚的。”
火中金莲 老衲不能吃素



关上身后的大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林年抬头就看见床上金发女孩捂着肚子躺在床上爆笑,被撕开的白色薯片漫天飞羽一般被抛起又飘忽着落下,弄得满窗都是,好一副妈见打的景象。
不过也不用妈见打了,林年已经扑上去要揍她了,只可惜终究姜还是老的辣(?),他冲上床一个锁足…然后就被仿佛没有体重一般的金发女孩踩住了脑袋,一个借力跳跃在空中羽毛似的翻了个身四平八稳地落在了液晶大电视上坐着。
趴在薯片海洋铺的床上,林年也好像中了一发沉默似的一动不动,任由弹起的薯片落在自己身上。
萬劫為神
“怎么说今天都要纪念一下你第一次‘推倒’女孩。”金发女孩笑眯眯地咬着手指夹着的薯片,就算逃跑她也不忘先把每个手指间夹上一片薯片。
“我问你,挑苏晓樯敲门的时候发生回溯是不是太巧了一点?”躺在床上林年忽然幽幽地说。
“有吗?世界上还能有一个人被四次雷击击中呢,现在发生在你身上的概率大概是前者的数千乃至数万倍呢,这又什么可稀奇的?巧合就是巧合罢了,一个美丽的错误,现在误会不也解开了吗?你是精神病人,她是精神病人手底下的受害者。”金发女孩眨了眨眼睛,“你是觉得太丢人了吧?没事,推倒了无辜女孩才丢人,但小天女可不一样,人家心甘…”
“好了。”林年打断了金发女孩的话。
“oops.”金发女孩歪了歪头说。
“刚才的事情是不是巧合我们心里都清楚。”床上的林年说,“给个准话,回溯这种后遗症会持续多久?”
“不知道,大概合适的时候就会结束了?”金发女孩笑。
“什么是合适的时候?”
“谁知道呢…或许是等你真正了解浮生这个言灵的时候?”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林年从薯片中爬了起来,整个屋子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只能听见窗外城市里偶尔响起的车鸣和人声嘈杂。
“……”林年捡起了从头发上滑落了一片薯片,放在嘴里轻轻地咬了一下,清脆的咔擦声响彻了整个房间,撕破的薯片口袋安静地躺在枕头边上,上面居然被人用黑色碳素笔画了个笑脸,像是破烂的布娃娃,白色的棉絮碎花躺满了整张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